正文

山大人物 : 学者 : 正文

  • 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

戚良德:传承山大“龙学”的一脉香火

发布日期:2021年11月15日 08:00  点击次数:


戚良德,山东沂水人。1981年9月考入山东大学中文系,先后获得文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现为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文史哲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山东大学人文学部委员,兼任《中国文论》(集刊)主编、《语文学刊》《国学茶座》《国学季刊》等刊编委,中国《文心雕龙》学会副会长。

自1988年留校任教以来,先后为本科生、研究生开设《汉魏六朝文学史》《中国文学批评史》《文心雕龙研究》《文心雕龙导读》《中国文论名著》《中国文论范畴》《文心雕龙与中国文论》等多门课程,并主编国学教材《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读本》一书。主要研究方向为《文心雕龙》与中国文论,发表论文百余篇,出版专著十余部,代表作有《文心雕龙校注通译》《文论巨典——〈文心雕龙>与中国文化》《〈文心雕龙>与中国文论》《国学典藏·文心雕龙》《百年“龙学”探究》等。其中《文论巨典——〈文心雕龙>与中国文化》一书获得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山东省文化艺术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读本》一书入选“2019全国中小学图书馆推荐书目”,并荣获第29届北方十五省、市、自治区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图书奖。主持并完成国家和省部级社科项目多项,其中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百年‘龙学’探究”(2012—2016)结项成果为“优秀”。目前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文心雕龙》汇释及百年‘龙学’学案”(2017—2022)首席专家。

(左一为戚良德教授)

百廿山大,文史见长。在中国《文心雕龙》研究的领域中,山大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也是中国传承“龙学”、发展“龙学”的关键一环。山大对《文心雕龙》的研究,有完整的传承谱系:陆侃如、牟世金、张可礼、于维璋、冯春田……在“龙学”的研究历史上可谓代不乏人、香火赓续;牟世金先生以大处着眼、小处着手为新的研究方法,从众多研究学者中脱颖而出,以其卓越的研究成果和对“龙学”的巨大贡献,成为二十世纪“龙学”的集大成者。正是这些学者在“龙学”研究领域的建树,山东大学便有了“龙潭”的美誉。

然而,在1989年6月牟世金先生去世之后,《文心雕龙》学会会址从山东大学迁出,由此山大“龙学”研究走向了沉寂。作为牟先生的得意弟子,戚良德仅在研究生毕业留校一年后,就肩负起了复兴和传承山大“龙学”的重任。

结缘龙学:殚精竭虑,重任在肩

戚良德教授,是牟世金先生的弟子,是山大“龙学”的新时代接班人。

1981年,戚良德以沂水县文科高考状元的优异成绩进入山大中文系读本科,入学教育后,戚良德去逛文史楼旁边的小书店,看到了由陆侃如和牟世金先生撰写的刚刚出版的《文心雕龙译注》一书。牟世金的名字引起了戚良德的关注,于是他去中文系资料室特意借了一本牟先生的《文学艺术民族特色试探》。这是一本很薄的书,仅有10万字,戚良德很快看完了,他被牟先生精湛的文笔、深厚的学识、专注的学术精神所吸引。还在上大一的他,下决心报考牟先生的研究生。

大三时,牟先生给中文系学生开设《文心雕龙研究》选修课。班里学习委员知道戚良德要考牟先生的研究生,就特地让他做牟老师的课代表。考研究生时,戚良德的专业成绩年级第一,英语成绩却和录取分数线相差3分。在牟先生的坚持下,学校研究生处最终同意,戚良德被破格录取,师从牟世金先生。

戚良德终于跟着牟老师开始读研了。上课第一天,牟老师语重心长地对三个学生说:“你们从此就是《文心雕龙》的专家了。你们别笑,现在全国专门研究《文心雕龙》的研究生不超过10个人。你们将来看到研究《文心雕龙》的书都要买;不管觉得好不好都要买,不要犹豫,因为你们是专家。”戚良德听从导师的建议,从那个时候起,他只要看到有关《文心雕龙》研究的书都买下来。30多年过去了,他积攒了比较全面完备的研究专业书,差不多成为目前全国收集《文心雕龙》研究书籍最全的学者。

在戚良德研究生毕业时,牟老师甚至没有商量,直接把他留在了山大中文系古代文学教研室当老师。回忆恩师牟世金先生,戚良德教授无比感怀:“我好像一毕业,就自然成了老师,肩上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没有牟先生,我就不可能有机会研究《文心雕龙》。一入龙门,恩情似海。”

在戚良德刚刚留校一年后,也就是1989年6月,牟先生不幸因病去世。提起那段日子,戚良德仍然有些恍惚和悲哀:“老师去世时,我留校不到一年,还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继承老师的事业。所以到了1990年11月,《文心雕龙》学会指派我带着学会的公章,从济南到福州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然后从福州到汕头坐了一晚上的大巴,把公章送到了汕头大学。因为汕头大学的马白教授被选定为学会新任秘书长。老师走得太早了,走时才61岁!”戚老师犹记得,当年牟先生去世时,收到的福建师大穆克宏先生的唁电中有两句话:“遥望齐鲁大地,龙学一片荒凉。”

为了“龙学”能重新回到山东大学,戚良德肩负起继承发展牟先生《文心雕龙》研究的重任,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龙学”的教学和学术研究之路。其间虽有过彷徨,但一刻也不曾忘记《文心雕龙》,不曾忘记牟先生留下的“龙学”事业。整整33年间,他可谓殚精竭虑,在“龙学”研究领域默默耕耘,出版了一部又一部“龙学”著作,成为目前出版“龙学”著作最多的学者。

2013年9月14日,由山东大学儒学高等学院承办的“纪念中国《文心雕龙》学会成立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文心雕龙》学会第十二次年会”在山东大学召开。来自美国、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台湾、香港、澳门和大陆的130多位“龙学”专家和中国古代文论研究者参会,收到“龙学”论文108篇,无论是参会人数还是收到论文的数量,皆为三十年来历届“龙学”会议之最。这是戚良德作为主办人所未曾想到的,但这并非是偶然,而是“龙学”发展之必然,是山大在“龙学”研究上继往开新之必然。

2014年,《中国文论》创刊,这是一本由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主办的以《文心雕龙》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古代文论集刊,戚良德教授为主编。目前全国研究中国古代文论的专业刊物只有两家,一家是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创办的《古代文学理论研究》集刊,由华东师范大学主办;另一家就是《中国文论》集刊,其特点在于以《文心雕龙》为中心来研究中国文论。

《中国文论》这份具有独特性的学术刊物,让山大再次站在了“龙学”研究的最前沿。一份刊物是一个学术阵地,办刊也就有了学术发言权。目前《中国文论》一年两期,每期超过30万字。尽管工作任务繁重,但戚良德教授仍坚持一个人完成主要编务工作。他不仅认真对待每一篇来稿,尽量让富有独特见解的文章都能得以发表,而且积极约请国内外有成就的中国文论研究者撰稿。在每期的最后,戚教授都会认真撰写一个长长的“编后记”,记录下每一篇文章的创新之处。香港中文大学著名教授黄维樑先生读后,深有感触地说:“良德先生的敬业精神令人敬佩。作为主编,如此认真地阅读每一篇稿件,目前实在是不多见的!”这是戚良德教授作为一位期刊主编的学术态度,更是他作为一名“龙学”研究者所坚守的初心所在。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7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的“龙学”专项,落户山东大学!到目前为止,这仍是全国唯一的国家社科基金“龙学”重大项目。2018年3月18日,这一重大项目的开题报告会在山东大学举行,中国《文心雕龙》学会的会长和六位副会长到会,为山东大学的“龙学”把脉,他们认为,百年“龙学”在山东大学得到了最好的传承,“龙学”的山大学派令人瞩目!

这一切都展现出,山大具有了在“龙学”研究领域的领先地位,这也标志着“龙学”终于回来了,重新回到了山东大学!

讲授龙学:代代传承,生生不息

山大开设“龙学”课程有着悠久的传统。

上世纪50年代,陆侃如先生开设《文心雕龙》与中国文论专题讨论班,以讨论班的形式讲授《文心雕龙》;此后,牟世金先生继承其衣钵,在中文系为本科生开设了“《文心雕龙》研究”课程。

进入新时代,山大仍然坚持开设有关《文心雕龙》的课程,课名统一为“《文心雕龙》导读”。文学院开的课程,设定为选修课;在尼山学堂开的课程则为必修课。戚良德教授主讲尼山学堂的“《文心雕龙》导读”,从开班到现在,已经连讲九届。他带的硕士生、博士生也跟着本科生一起上课,在他的课堂上是本硕博三个层次的学生。

“《文心雕龙》导读”课程设置每周两节课。由于课时量有限,戚良德教授无法在课堂上将《文心雕龙》所包含的50个篇章完整、系统地一一讲解。如何将这部理论体系庞大的著作更好地呈现在课堂上呢?戚教授有两个方法:

一是保证精读。在有限的课堂上,戚教授总想着最大限度地调动起学生的学习兴趣。“《文心雕龙》是专门研究中国文论的学问,有些篇章学生不一定听得进去,所以我尽量选择现实意义比较强的、吸引力比较大的、在今天看来更精彩的篇章讲授。”戚教授挑选十来篇进行精讲,尽可能让学生准确抓住文章要义。

二是照顾全书。《文心雕龙》的理论体系是完整而庞大的,每一篇都是构成这个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一定要保证《文心雕龙》体系的完整,保证原汁原味地体现刘勰的想法,不能按照我们今天的想法而强加于古人、肢解古人。”他将恩师牟世金先生传授他的八字要诀再次传授给他的学生们——“读懂原文,搞清本意”,告诉学生读《文心雕龙》要按照刘勰的体系,无私于轻重,不偏于憎爱,细细品味每一篇文字。他对学生们提出两个颇为严格的要求:一是课下要按照《文心雕龙》的顺序,从头到尾、原原本本地念《文心雕龙》;二是要背诵三篇《文心雕龙》的原文。

为了带动学生读下去,戚教授不仅仅讲《文心雕龙》原文,还从宏观视角向学生展示“龙学”研究:介绍百年“龙学”的发展历史、现状以及未来研究方向,让学生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这也是戚良德教授的《文心雕龙》导读课的独特之处,这门课“虽然叫导读,但是具有研究的性质”,希望引领学生探索“龙学”的堂奥,进而传承“龙学”的香火。

实际上,《文心雕龙》不仅是专业人士研究的对象,而且与当今大学教育密切相关,如思想文化教育、审美修养、写作训练等方面。同时,它还可作为服务社会的一部中华文化经典而为世人所用,各种实用性写作都可借鉴《文心雕龙》的有关论述,比如考公务员需要写的“申论”,《文心雕龙》的《论说》篇便可以提供非常有效的指导。认清《文心雕龙》在今天的独特价值,是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第一步。

戚良德教授说:“《文心雕龙》研究的虽然是古人怎么写文章,可是我们的汉语是一直流传下来的,《文学雕龙》提出的一些写文章的方法,在今天仍然适用。读好《文心雕龙》,直接可以帮助学生写好文章。不仅如此,《文心雕龙》有着比写文章更为丰富的内容,其对人生有着深远的指导意义。比如刘勰说‘安有丈夫学文而不达于政事哉?’这就不仅是如何写文章的问题了。”

尼山学堂的每届学生毕业时,都会请授课老师题词留念,戚教授经常以《文心雕龙》里面的句子相赠。戚教授说,《文心雕龙》的句子凝练精美,富含人生哲理,完全适用于当代。比如:“渊岳其心,麟凤其采”,意思是一个人的心如大海山岳般宽广,文采如麒麟凤凰般灿烂;“精理为文,秀气成采”,意思是用精妙的道理做文章,用秀美的才气成就文采;“丈夫处世,怀宝挺秀”,意思是大丈夫立身处世,超人的才德便会挺然秀出——这些都是戚教授曾经题赠尼山学堂学子的赠言。

值得一提的是,尼山学堂的“《文心雕龙》导读”课还被录制成了中国大学慕课,至今已在网上开课8次,学员达数万人。广大学子对戚教授的讲解赞誉有加,有的学生说:“戚老师学问博达,讲解亦佳,带我领略了刘勰的哲学思想和绚烂辞藻。尤其可敬的是戚老师对其他学者异见的介绍,融宽爱于客观,见恬淡于严谨,尽展大家学术楷范。”有的学生说:“戚老师娓娓道来,面面俱到,尤其是讲的过程中提到任何相同或者不同的观点,都是温和可亲,听来让人如春风拂面。 随着国学复兴,《文心雕龙》必将迎来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听了老师的课,我决定把研究方向就定在‘龙学’上。”可见,“《文心雕龙》导读”的专题课,不仅能够延续山大“龙学”这一脉香火,而且可以促进中华“龙学”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发展龙学:转化创新,用于当代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文史哲》编辑部的回信中指出:“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让世界更好认识中国、了解中国,需要深入理解中华文明,从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角度深入阐释如何更好坚持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而回答好这一重大课题,需要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共同努力,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不仅是对《文史哲》提出的要求,也是“龙学”与中国文论研究的要义所在。

这个“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来自哪里呢?戚良德教授娓娓道来,“在中国文论史上专门讲风骨的,刘勰是第一个。骨气的问题,要找源头,讲得最清楚、影响最大的确实就是《文心雕龙》的《风骨》篇”,“习总书记每年元旦致辞,身后都有一个书架,我们注意到书架上摆着一本黄侃的《文心雕龙札记》”。

谈到《文心雕龙》的现实意义,戚良德教授说:“《文心雕龙》的很多理念、观念、想法,都是可以用在当下,用在我们的生活中的。《文心雕龙》不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古董,它完全可以直接用。《文心雕龙》中“文”的含义是广泛的,“五礼资之以成,六典因之致用,君臣所以炳焕,军国所以昭明”,从各种礼仪到典章制度,从上下级关系到军国大政,无一不是靠“文章”来维系、来完成。除了作为写文章的范本,《文心雕龙》里的很多想法和理念“都是活着的理论”,和当下生活是十分契合的,如“文武之术,左右为宜”、“精理为文,秀气成采”、“丈夫处世,怀宝挺秀”等许多精悍的人生哲理。“最近习总书记讲文以载道的问题,这也提醒我们要重温以《文心雕龙》为中心的中国文论,‘文以载道’乃是中国文论的传统。”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读本》是戚良德教授主编的传统文化读本,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在获得“华东十五省市优秀图书奖”后又于今年加印了2万册。在目前出版的中华文化传统读本里,这本教材别具匠心地设置了一章《文心雕龙》的内容。这并不仅仅因为主编是研究《文心雕龙》的学者,更重要的是“《文心雕龙》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之一,它的现实意义非常突出,在社会生活中有着重要的实践价值。”

研究《文心雕龙》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文心雕龙》的话语体系与中国文论的话语体系,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转化成当代文论?可以为当代所用,为建设我们中国文论话语体系做出贡献。这是研究《文心雕龙》的人应该思考、应该回答的问题。戚教授说:“‘龙学’之于学科建设的意义,不仅是研究一部《文心雕龙》的问题,而是涉及中国文论、中国美学、中国文学乃至中国哲学、中国史学等众多学科的研究。”

为此,戚教授在《文史哲》发表过数篇文章。一篇是《〈文心雕龙>与中国文论话语体系》,发表于18年前,被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年鉴专门记载,这在当年被认为是颇有分量的一篇论文;一篇是《〈文心雕龙>为当代文艺学提供了什么?》,发表于10年前,文章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还有一篇是《文章千古事———儒学视野中的〈文心雕龙>》,发表于六年前,亦产生了重要影响。这几篇文章,无论是从话题上,还是从内容上都十分深刻地回答了关于“龙学”发展的历史和现实问题,在今天看来仍不过时。“在我看来,《文心雕龙》是中国文论、中国美学、中国文化的一个代表,一个典型,我们叫‘元典’,就是后来的文论形态,都要从这里生根发芽,乃是经典中的经典。”戚教授正在着手准备另一篇文章:再论《文心雕龙》与中国文论话语体系,在新时代继续探索这个话题。

戚教授指出,自近代以来,随着西学传入以及文学观念的转变,中国文论对中华文化的有效性、适应性被严重忽视或忽略,中国文论的完整性和独特性遭受削足适履的伤害。只有回归中国文论的语境,还原中国文论的话语体系,才能原原本本地阐释《文心雕龙》及其与中国文章、文学以至文化的关系,发掘其独特的价值和意义,并在此基础上放眼全球文化和文学,找到中国文论自己的位置,这是《文心雕龙》与中国文论研究的归宿。因此,梳理《文心雕龙》研究史,开拓新的学术空间,重新审视和把握《文心雕龙》这部旷世文论宝典,特别是其于中国文论话语体系之建构的根本意义,是推动《文心雕龙》研究发展的当务之急。

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蓬勃发展的新时代,戚良德教授对“龙学”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我们理应把这门学问的丰富成果予以认真总结和梳理,从而完整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相信它不仅会吸引世界文论学坛的目光,在世界文论的舞台上熠熠生辉,而且会引起人文学科众多领域的广泛关注,并将其运用到思想文化建设中,为人类文明发展作出贡献。”


链接:何为龙学?

龙学是研究《文心雕龙》之专门学问也。

百年龙学,源远流长。上世纪初,国学大师刘师培、黄侃将《文心雕龙》搬上北京大学的讲坛,拉开了对《文心雕龙》现代科学研究之序幕。1983年,我国成立了《文心雕龙》学会,出版了《文心雕龙学刊》,为“龙学”研究提供了学术阵地,研究成果有了相当的发展。从刘师培、黄侃、刘永济、范文澜,到陆侃如、杨明照、王利器、詹锳、王元化,不少国学大师皆与“龙学”结缘,这至少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龙学”形成之必然,更说明其必然具有的强大生命力。不止国内,美、英、法、德、意、俄、日、韩等国,都有研究《文心雕龙》的学者,而且现存最早的、最珍贵的《文心雕龙》唐写本也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内。时至今日,“龙学”已然成为一门影响甚巨的世界性“显学”,产生了大量的研究著作和论文,据统计,有关专著、专书已近900种,论文上万篇,而前后举办的十五次中国《文心雕龙》学会年会以及数次国际学术讨论会,均取得了令海内外瞩目的成绩。

《文心雕龙》是一部什么书?其非凡之处何在?

《文心雕龙》是中国南朝思想家、文论家刘勰创作的一部理论系统、结构严密、论述细致的文论专著。“文心雕龙”四字为何意?《序志》有云:“夫‘文心’者,言为文之用心也。”即此书是用来说明写作文章时的用心,又说“心哉美矣,故用之焉”,则道明了刘勰对于“心”的重视,他认为不仅“心”这个字是美的,心生之文更是美的,正如《文心雕龙》之开篇——《原道》所谓“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的道理。至于“雕龙”,则说明“古来文章,以雕缛成体”,写文章要像雕刻龙纹那样用心,要一丝不苟,精雕细琢。

作为中国文论史上最重要的“元典”,《文心雕龙》不仅是当之无愧的集部“诗文评”之首,而且其理论体系完整、系统而庞大,既是一部中国文章写作之实用宝典,又是一部中国人文精神的教科书;既是中国文艺学和美学之枢纽,也是中国文章宝库开启之锁钥。《文心雕龙》是一部奇书,其原文不足四万字,但研究论著已有数亿字,这在中国文化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现代文学大师鲁迅曾言:“篇章既富,评骘遂生,东则有刘彦和之《文心》,西则有亚里士多德之《诗学》,解析神质,包举洪纤,开源发流,为世楷式。”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文论“元典”,《文心雕龙》的巨大意义和价值,确乎是一般文论著作难以比拟的。已故当代著名文艺理论家周扬先生更从现代文艺理论和美学的高度对其典型意义做了极为精炼的概括:“《文心雕龙》是一个典型,古代的典型,也可以说是世界各国研究文学、美学理论最早的一个典型,它是世界水平的,是一部伟大的文艺、美学理论著作。”

(原载于山东大学报2021年9月29日第5版)


【供稿单位:山东大学报    作者:王巍 周云彩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张丹丹  】

相关推荐: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