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日记头条 > 正文

教授

文学院教授 胡友峰

胡友峰

发布日期:2022年06月23日 21:17 点击次数:

陆放翁有一名句:“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对别离的伤感,我们迎来了2022毕业季。昨日与我的学生M君话别,校园往事仍历历在目。作为文学院的一名授课老师,值此离别之际,再将我在文学院毕业典礼上的最后一课《用爱与智慧呵护生命的意义》与我的学生们分享,并送予2022届诸君。

当新冠病毒侵入山大校园时,人间大爱让我们感受到新时代的伟大力量;当“内卷”和“躺平”令我们无所适从时,正是山大文学院老师启迪的智慧助力大家共克时艰。作为同学们的授课老师,本人既无成功的人生经验可供分享,亦无成熟的人生信条可供传授,因为回首人生路,可以说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挫折与失败中度过的。不过幸运的是,每次跌倒,我都要竭尽全力挣扎着站起来。正如各位今天亲眼所见,我是站在这里,而不是蹲在这里,给大家送上毕业祝福的。思来想去,我最有把握的还是自己教授的课程,所以还是从我授课的内容说起吧。

我总共为本届文学院的同学上过四门课:西方文论史、媒介文艺学、《判断力批判》导读以及《理想国》导读。在座的本硕博同学大概都选修过其中一门或多门。今天毕业之后,同学们各奔美好前程,可能很难再有机会重返校园听我和同仁们讲课。所以我希望能在这个难忘的时刻,带领同学们重温一下上课内容,我将其归纳为五个要点,与大家共勉。

第一个要点:真理是一个爱智慧的过程。从2000年读研开始算起,我从事学术研究工作已经22年了。在这22年里,我遭遇过许多尴尬,特别是与专业有关的尴尬。当别人听说我从事美学研究时,绝大部分人认为我是一位画家;剩下为数不多的,则坚信我是研究美容美发的。哪怕是今天,如果有人问起:“美学是什么?”我最多也只能提供一个非常抽象的回答:包括美学在内的所有学科都是对真理的一种把握方式。那么什么是真理呢?我的理解是:真理就是爱智慧的过程。当然,这种“爱”并不是日常生活意义上的“爱欲”,而是具有哲学意味的“友爱”。追求真理的过程,是一种彼此尊重和欣赏、温和且理性的热爱。这种爱不以占有为目的,而是以相互激励、共同进步为目的。通过爱而共同进步就获得了智慧,也就接近了真理。

第二个要点:正义是一个恰当的结构。在《理想国》中,柏拉图为感性、血气与理性在人的心意结构中的位置划定了一个疆域,当三者处在恰当的位置上时,就意味着心灵的正义和个体的正义。所谓恰当的位置,就是理性要规范感性,理性的反思要压制感性的欲望。与柏拉图不同,尼采动态处理了日神和酒神精神,寻找两者之间的动态平衡。我想对大家说的是:若无激情,伟业无以善始;若无理性,壮举不能善终。激情与理性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那就是爱和智慧。激情需要理性来调配和引导,理性也需要激情来巩固和强化,爱和智慧就是这两者之间的融合剂。

第三个要点:未经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2500年前,当孔老夫子站在河水边感叹“逝者如斯夫”时,地中海沿岸的一个狭小城邦正在上演一场思想史上的著名申辩。面对雅典公民法庭“败坏青年,不信本帮之神”的指控,苏格拉底发出了“未经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呼喊。这是苏格拉底从容赴死之前,在人类思想史上留下的最为振聋发聩的声音。这句话始终值得大家反复玩味:我们不能为成功而不择手段,面对人世间的各种诱惑,我们需要理性省察,省察自己的人格是否完善,生命是否有所辜负。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文学院院训“尚风骨”的精义所在。

第四个要点:死亡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这是史铁生在《我与地坛》中的一句经典名言。至今还记得去年我在解读这篇文章时泪洒讲台的情景。大家要明白,在诸神离弃的时代,只有诗人(也就是我们人文学者)才能守护我们的精神家园。我们无论选择化死而生、向死而生,还是逆死而生,都需要尊重生命、尊重自己,因为死亡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我们需要“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英雄气概,更需要“化腐朽为神奇”的坚定力量。

第五个要点:爱情是可以通向神话的。在座的各位中,有些可能已经在校园里收获了爱情,对于尚在寻觅的同学,我也祝愿你们都能收获完美的爱情。但爱情真的可以通向完美的神话吗?在去年上映的上海方言电影《爱情神话》中,爱情不仅没有变成神话,反而被人间烟火搅得支离破碎。我们大可不必为此沮丧,因为柏拉图在《会饮》篇中,给我们找到了爱情通向神话的密码——那就是攀登爱的阶梯。这是一个爱智慧的过程,当我们到达阶梯的顶点,鸟瞰爱的汪洋大海,也就达到了神话境界。爱情虽然是世俗并充满原欲的,但同时也放射着理想的光芒。我认为,世上并不存在值得不值得爱的问题,只存在喜不喜欢的问题。只要你喜欢,就勇敢地追求,去攀登爱的阶梯,最终就会实现爱的神话。

重温完以上课程内容,我们发现,无论是真理、正义、生命、死亡,还是爱情,都与爱和智慧紧密相关。先哲们的洞见并未穷尽人生的真谛和意义,但在我们追求智慧的航道上设下了航标。我们要沿着这些航标勇敢前行,去奋力开拓自己的人生。此外爱与智慧还同人类命运的终极走向休戚相关,让我们用大爱惠及世间万物,用智慧去创造,拯救当今世界的重重危机和灾难,这既是对个体生命的超越,又是抵达人生意义的至善之境。此外,我还想和同学们讲一点新的内容,虽然不是考试范围,但也极其重要,需要同学们谨记在心。那就是何谓幸福?柏拉图认为理性沉思的生活最幸福;康德认为得享幸福需先配享幸福,伊拉斯谟则认为,一个人成为他自己便是抵达了幸福的最高点。但所有幸福的共同前提是:必须拥有德性。没有德性,幸福就失去了根基。在无数遍温习哲人们关于爱与智慧的箴言之后,我的感悟是:幸福就是心满意足、心想事成;幸福不在于拥有名声地位,金钱财富,而在于拥有爱与智慧之时的满足感。

同学们,上完这最后一课,你们就要踏上新的征程,接受更大的挑战。同时,我们的师生关系也面临着一个转变:我们不仅是师生同道,还是江湖同道。当你们放歌江湖之时,我想对杜甫《春日忆李白》中的最后四句诗稍作改动,送给各位同道好友:“济南春天树,江湖日暮云。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挥别不舍的青春,踏上新的旅途吧!朋友们,江湖再见!


【供稿单位:文学院    作者:教授 胡友峰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谢婷婷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和1366*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