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日记头条 > 正文

学生

回乡收麦者 张芳奥

张芳奥

发布日期:2022年06月07日 21:37 点击次数:

“走!”

母亲急促的声音让我心头一紧。我立马换上做活的衣服,抄起叉子和镰刀,发动了电车就往外走,心想:那个时刻终于还是来了。

家乡麦子的收割往往就在一刹那,尤其是遇上这种阴晴不定的天气。自从上大学后,我几乎每年都在期末考试的复习中度过麦收季节,无法分担家里的压力。现在,正值毕业季,我终于在本科最后一年赶上了这麦浪滚滚的六月。

本来计划今天要收割田里的麦子,但是一天时间过去,除了母亲出去了几趟,还没有什么动静;加上时已黄昏,我就更加放松了警惕。此刻突然接到命令,便只得第一时间赶赴麦场。去往田里的路上,我才从母亲的口中得知,今年大型收割机的数量不是很多,但凡有来的就要抓紧去找他们挂号,早排队才能早收割。随后,她又向我分析了一通,我深刻理解了其中的“玄机”:今天机器少,收割的人少;明天机器也不会多,但由于明晚可能下雨,收割的人就会多起来。如果明天再割很有可能排不上队,到时候碰上下雨就麻烦了。因此,今晚完成收割,几乎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果然如此!

虽然联合收割机自动化程度很高,但跟着收割机工作时也不能袖手旁观。我们到达时收割机也刚刚到达,简单沟通后就开始了作业。随着发动机启动,轰隆隆的机器后背开始喷出大量麦糠尘土,一时间犹如浓霾蔽日,灰云压城。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需要紧跟在机器背后,扶起倒伏的麦子以使它们进入下次的收割仓中。除此以外,田地的边边角角,是收割机割不到的地方,还需要我们人工收割。收割机绕着田地一圈一圈地跑,我们也在收割机背后的“浮云”中一圈圈地“巡逻”,太阳也在我们的背后一点点落下。待到天边泛红、红日沉底之时,收割机归于平静。它安静地立在地头,就像一头刚刚吃饱的钢铁巨兽在田间眺望。突然,他张开了自己的“深渊巨口”,夹杂着尘土的麦粒一下就喷了出来,很快就堆满了守候在它旁边拖拉机的车厢。

此时天已蒙蒙黑了,过磅这项工作只得在车灯的照亮下进行。带着满载的麦粒,我们直接到收购处售卖。满车过磅、空车过磅、计算、出票,经过了一项项熟悉无比的步骤,我们终于拿到了收购凭据。与此同时,我们的心才算真正落下,这同样预示着我们的春收告一段落。

收获的工作就快完成了,也快到了与家乡短暂告别的时候。短暂的告别是为了与心心念念的学校更好地告别。四年的大学时光如流沙一样快速消逝,我对定格了那么多让我怀念的日子的校园早已有了很深的感情。山大,我将归来;山大,我将离去。深深的眷恋永远留在心底!


【供稿单位:文学院    作者:2018级本科生 张芳奥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朱炜明 谢婷婷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和1366*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