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从前那个少年

发布日期:2021-02-28 09:58:28 点击次数:

生命中经历的阶段有很多,如果有人问我:“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最愿意活在哪个时光?”,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少年时光,初中的岁月”。

每当我听到《少年》那首歌时,眼前浮现的是那个沉稳矜持,扎着马尾的小女孩。那是我的初中时光,也是再也回不去的最美的时光。因为,小学的时光太天真或者不解世事,高中的时光有高考的压力,大学以后不得不长大。与那首歌的感觉相反,少年的我并不躁动,不叛逆,也不压抑,只能用“沉稳”来形容,甚至比现在的我还要沉稳。“喜怒不形于色,毁誉无动于衷”,那是一段只有动力、毫无压力的时光,是一段“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时光,是一段心外无物、“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时光。与歌词中吻合的是,我相信“路在脚下”、“功到自然成”。虽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眼神中有着遮掩不住的光芒。

那时候,乡下中学没有竞争的氛围,学习全凭热爱和感觉,几乎所有的科目我都喜欢学,尤其是英语,学习使我满足。当时,我感觉如果一天24小时,我把所有清醒的时间都投入学习,那么坚持三年,我一定可以超越城里的同学。所以,我从不熬夜,日出而学,日落而息。那时候,我没有脾气,生活中没有太多的烦恼,有的话忍忍也就过去了,所以,在家人和乡亲们的眼中可能就是一个温柔沉默的乖乖女。记忆中唯一的一次叛逆就是初一入学的时候剪短发,非常短的那种,被母亲追着打,我总是边跑边安慰母亲求饶。可能农村的生活没有太多的娱乐,那些时光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所以只能用学习打发无聊的生活。如果说成绩,我一直认为没什么好炫耀的,因为班级人少,所以我保持了“三连冠”,这是初三的时候同学送我的称号。对于这个称号,我还是很冷静的,因为我有可能考不上高中,就像我们前任校长说过的一句话“我们班的升学率很可能为零”,虽然这句话没有给我带来太大的压力,但是给我敲响了警钟。记得当时有一段时间“减负”,学校说不排名次,同学们有懈怠的思想,但我知道学习不是为了排名次的,这是一个生活的惯性,不过后来还是排了所谓的“序号”。那时我的淡定,是我现在都无法比拟的。记得当时学习逐渐不再为了名次,演变成争夺各科最高分,再后来变成逼近满分的程度。记得刚上初三的时候,我意识到了300多天后中考,瞬间就有了一点压力的感觉,于是制定了计划,遵照执行。就这样,三年花开花谢,我在家乡最美的年少读书时光接近了尾声。

记得中考前有个毕业全县统考,我们去县一中考试,我从没想过要得多高的分数,只要发挥自己的水平就可以了,考完试还回到乡下继续复习准备中考。5月的一天,听同学们都在窃窃私语考试成绩,英语老师祝老师走到我的桌前,只说了一句话“全县第二“,我当时楞住了,不自觉地说:“可能么?” 她有些生气地说“怎么就不可能?”并且自言自语了一句“如果坚持下去,能考清华”,转身离开了教室。那一瞬间,我的心从来没跳过那么厉害,怀着忐忑的心情一路放学回家告诉母亲,她还在园子里干活,她的反应竟然跟我一样“啊,不可能吧?” 后来,我没再关注过这事,全身心复习中考。过了不久,有一天,父母回家非常高兴,说我好厉害,他们做客车听乡里人说了。我意识到,这都已经过去了,眼下的中考我可能并不一定这么顺利,虽然学校的老师们都给我加油,让我争取全县第一。因为中考是选拔性考试,有区分度。正如我所料,在中考我考了全县第九,不过我已非常满足,因为我最初的设想是前十。整个初中三年的时光就随着中考戛然而止,留给我的是无尽的怀念。

那时候,我是一个孤独的人,也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人。因此,没有人能了解我的内心,我是一个内心情感比较丰富的人,虽然外表非常淡定。之所以作此文,追忆我的年少时光,是因为我还没有老的迹象,反而有些幼稚和叛逆,但是我庆幸,在经历了岁月的风霜之后,我还有一颗少年心。

【供稿单位:基础医学院    作者:王新玲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秦深 赵方方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您是本站的第:64104994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和1366*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