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学术纵横 > 正文

学习总书记回信体会∣《文史哲》编辑人员畅谈学习体会(一)

发布日期:2021年05月31日 18:19 点击次数:

[本站讯]5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给《文史哲》编辑部全体编辑人员回信,对《文史哲》创刊70年来的工作成绩高度肯定,对办好高品质哲学社会科学期刊提出了殷切期望。

5月10日下午,围绕总书记重要指示,在专题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给《文史哲》编辑部全体编辑人员回信座谈会上,《文史哲》编辑部编辑人员畅谈体会,共同探寻高品质学术期刊、高水平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之路。

《文史哲》杂志副主编 刘京希

《文史哲》编辑部已经组织学习了总书记的重要回信精神。总书记在信中既肯定了70年来《文史哲》杂志几代编辑以人文学术的方式,在弘扬中华文明、繁荣学术研究上所付出的不懈努力,又对我们,当然也包括全国人文社科学术期刊界和整个学术界,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这就是“深入理解中华文明,从历史与现实、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角度,深入阐释如何更好地坚持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

梳理与总结《文史哲》70载的办刊历程,它的风格或者说是特色,无外乎如下几个方面:延揽大学者,扶植小人物;运用新方法,研究新学术;问题为内核,凝练诸学科;关注学界动向,促动学术论争;立足本土话语,放眼世界文明。

蓦然回首,本人在《文史哲》编辑部从事编辑工作已近36年。《文史哲》70年的成长历程,我有幸经历和见证了它过半的进程,与有荣焉!

改革开放以来,《文史哲》以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衡平视野,通过“文化史研究”“儒学是否宗教”“中国社会形态研究”“疑古与释古”“贤能政治与自由主义的对话”“人性、道德与制度”等专题讨论,纵论古今中西,贯通历史与现实,最终要回答的是总书记所提出的“如何更好地坚持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这一重大人文学术话题!

今后,本人将与编辑部同仁一起,在学校的领导之下,一如既往地恪尽职守,在总书记回信精神的引领之下,为把《文史哲》办成具有更高品质的学术期刊而发奋努力!

《文史哲》杂志副主编 李扬眉

总书记在回信当中提出,中国当今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要为民族和国家服务,“让世界更好认识中国、了解中国,要深入理解中华文明”。总书记在这里既坚持民族本位,又强调世界视野,这对于中国现代学术的发展一直都是至关重要的。中国现代著名史学家陈寅恪先生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观点,认为中国学术“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这里的重点大概还是在于“不忘民族本来之地位”,因为陈寅恪先生1913年的时候就指出,“求本国学术之独立”“实吾民族生死一大事”。1931年蒋廷黻先生介绍清华大学历史系的时候也指出,研究中国的历史已成为一种国际的学术。其实不唯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文学、思想都早已成为“国际的学术”。关于这一点,可以举一个跟《文史哲》杂志略有关联的例子:与编辑部合作出版《文史哲》国际版的荷兰博睿(Brill)出版社,于1890年创办了一份叫做《通报》的杂志,这是一份在国际学界至今都享有极高声誉的刊物,欧洲顶尖的汉学家戴密微、许里和、魏丕信先后担任过杂志的主编。《通报》有一个副标题,就是《关于东亚历史、语言、地理和民族学的档案》,而中国就是它的重要关注对象。由此可见,我们只有坚守国际视野,才能够为我们民族的发展、为中华文明的繁荣、为中国道路的探索做出更多、更深的努力,也才可能有更切实的进步。

总书记在回信中提出,学术期刊应当“坚守初心”“薪火相传”。就个人而言,我跟《文史哲》编辑部还有一点奇妙的缘分——我的师祖、王学典先生的导师葛懋春先生,便是《文史哲》杂志的第一位专职编辑。著名的“两个小人物”李希凡、蓝翎关于《红楼梦评论》的文章就是经由葛先生之手刊发的。这样的师承关系,令我感恩进而自我激励。

京希老师所介绍的《文史哲》杂志的特色,我觉得还有一点可以略作补充,那就是《文史哲》始终坚守“专家办刊”的路线。这个特色当然首先是由杂志的创始人所奠定的。就我个人浅薄的理解,我们可以通过这一特色,更好地坚持编辑技艺与专家水准的有机结合。这里存在一个身份自觉的问题,就像在大学里面做一个教员和在研究所做一个研究人员不同一样,我们在处理每篇稿件的时候,不单单要去关注它的遣词造句、章法结构,更要去关注、考量文章本身的概念范式、问题逻辑、观念体系等学术方面的内容。

《文史哲》编辑部教授 刘培

我的切身体会,就我们刊关于《文史哲》发起的中国学术话语体系的讨论,现在已经变成我们国家中华民族复兴的重大课题之一了。这个话题最早提出来时,我是见证了的。那是2015年举办齐鲁文化英才的培训活动上,王主编的发言从早晨8点一直到下午1点,时间非常长,但大伙儿听得津津有味,没有因为时间长而倦怠。这个话题在当时给所有的学员非常大的震动;在以后,我们又继续推进。包括以后所出现的一系列命题,也包括新文科建设,我觉得都与王主编所发起的人文学术中国化道路是有一定联系的。这个和习总书记所说的弘扬中国精神、理论实践相结合,从历史和现实来回应国家和民族的重大要求的精神是一致的。

在王主编的指导下,《文史哲》发起了很多讨论,实际上都充满了一种现实关怀。比方说,在文学方面,2006年王主编就提醒我要关注中国文论学术话语的构建。关于这个话语,2006年我们举办了一次高端论坛,组织了相当多的稿件,直到现在我们也在持续关注。这个文论话语的构建,还是指中国人文学术的中国化问题。这么多年,在学术与现实之间,我们一直在这条道路上向前发展。就我自己而言,也受到了很大的教育。一个人文学者,不光是在象牙塔中把自己的学术做好,另一方面也要有现实情怀。所谓现实情怀,不是喊几句口号,必须得脚踏实地,从学术当中、从历史当中来挖掘中国精神,述往事、知来者。

第二,在学报界,大伙儿都知道,每年评刊的时候想进入C刊,大家可能对数据等都很关注,但是《文史哲》从来不考虑数据这类东西,我们只关注稿件质量。这个质量,内涵包括:第一,话语有没有前瞻性;第二,文章是不是具有足够的学术功力。我们编辑只从这两点出发。至于如何被转载、如何被引用,我们考虑得很少。我体会非常深。作为一个编辑,如果你只是一个技术编辑,如果你评判不出文章的学术水准,那是远远不够的。这么多年,我一方面和学术界建立起广泛的联系,另一方面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抓稿子,考虑两方面,一个是现实性、一个是学术性。

《文史哲》编辑部副教授 李梅

总书记的回信是对几代《文史哲》人工作的肯定,是对《文史哲》办刊方针的肯定,也是对山东大学尤其是文科学术的肯定。我作为这个大集体中的一枚小小螺丝钉,也感到光荣,受到鼓舞。

总书记在给《文史哲》的回信当中,提出了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未来的方向,这使《文史哲》与当代学术史的书写更紧密地关联到了一起。我们在受到巨大鼓舞的同时,也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感。

《文史哲》70年办刊历程,本身就是当代学术史的一个映像,它与学术和思想的互动,是当代学术史、思想史的一个重要面向。此前在王学典主编的指导下,陈峰、郭震旦、邹晓东三位老师和我共同参与了“《文史哲》与共和国人文学术70年书系”的编撰工作。“书系”包括了编年、通论两大部分,目前编年已经出版了初稿,通论初稿也已基本完成,正在紧张的修订之中。这套书的编年部分,是按时间顺序对70年与期刊有关的重大事件和所刊发的代表性论文一一加以介绍。通论则是对70年《文史哲》办刊历程的总结,尤其注重了三次人文研究重大转型中《文史哲》的意义和价值。这套书系既是对杂志经验与教训的总结,也是一部学术期刊史和当代人文学术史的展开,对学术史、思想史、文化史、期刊史等多方面研究都有着很大的意义。

(本版系座谈会发言摘登)

来源:《山东大学报》2021年第12期第7版


【供稿单位:山东大学报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蒋晓涵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和1366*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