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山东大学新闻网——山大视点网站 今天: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投稿须知| 山大邮箱| 旧版回顾

最新更新:

读《廊桥遗梦》有感09:03:29 跳出盒子的根本20:03:20 孤独19:03:31 经济学院举行领导干部述职述廉会议13:03:37
首页 > 师生感悟 > 正文

杂想

发布日期:2017-03-18 09:16:21 字号:   点击次数:0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前些天看《朗读者》,又听到了《背影》这篇文章,想了好久,还是决定写点什么,让自己稍稍平静些。
  小时候的我并不乖巧甚至有时任性得过分,自然少不了挨打,那时对爸爸的印象就一个字:“凶”。后来还不太到入学年龄就被送去一年级,爸爸怕我跟不上,就在寒暑假把新学期的课程先教我一遍,小学那几年为了学习眼泪也没少流,不过我也因此成为了所谓“别人家的孩子”。为了让我读一个好的初中,爸爸托关系让我去了城里一所很好的中学,我也从此开始了住宿生活。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在外面住的第一个晚上,周围的同学都在哭,只有我在安静地写着作业,就是没有眼泪,只是心里空空的,不知所措。但不得不承认,一个新的环境对我的影响很大,从那时我知道了自己要早起给自己买早餐,也知道了连续几天吃泡面的滋味,但我还是很想依赖爸爸妈妈。有一个周一早上,风很大,那时家里还没有买车,我还是想让爸爸骑摩托车去送我上学,因为自己坐公交车总会害怕,妈妈说风太大坚决不同意,但爸爸还是载我去学校了。路上还是说着同样的话:“别老是吃泡面,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学习上我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了,但生活上有什么不高兴的就跟我说……”我总是点点头,然后就哭成个傻子。再后来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压力也越来越大了,半个月回一次家,大部分时间就是写作业,几次考试很不理想我难过,他看在眼里但从不批评也不怎么安慰,只是经常让我跟他晚饭后去散步,说是减肥,实则跟我聊聊天。爸爸知道,我大多情绪都是憋在心里,很少有人会知道我的真实想法,也很固执地很少听进去别人的安慰。他总是努力让我知道他和妈妈对我没有那么多的期望,也总是劝我不要不在意,也不要太在意。在那学习最苦的几年里,爸爸就这样让我放松。高考的那几天说好的上班不能陪考,也没必要陪考,可姐姐告诉我,他就偷偷地跟在校车后面,把车停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一直到我最后一场考试结束。
  之后的之后,火车站成了最让人害怕的地方,也是我留下眼泪最多的地方。说好的,我进站,他们就转身走,就像念中学的时候,他们走远,我再进学校。今年我大二了,二十岁了,一直不觉时间流转这样迅速,直到我发现老爸爬到二楼就气喘吁吁,发现他看书要戴老花镜了,发现他竟然指着冰箱叫洗衣机,发现他开始跟我商量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发现他面对新事物不知所措,发现散步的时候他总是落在后面了,发现当我仔细看他面容时竟有了一丝陌生感……就这样在不得不承认他开始变老的情况下,我不得不长大了。以后的以后,慢慢地就不再依赖他了吧,慢慢地只说些他懂的开心的事情吧,慢慢地让自己好好地生活如他所愿吧……
  突然想起了自己五岁那年那个可笑的梦想,一套四百多万平方米的房子,那可能是我那时所认为的最大的数字了吧,我实现不了这个伟大的梦想,但一定不会辜负努力的日子,为我努力的人呀。我也好希望老爸老妈好好吃饭,注意身体,不要担心,我在济南挺好的啊!
【作者:卜凡雪 来自:药学院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宋爽】
打印 | 分享 | 收藏

发表评论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