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山东大学新闻网——山大视点网站 今天: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投稿须知| 山大邮箱| 旧版回顾

最新更新:

山大举行国际劳动妇女节暨表彰座谈会09:03:07 文学院召开新学期全体教职工大会09:03:50 致那些年的你和你们08:03:19 3月16日:高级经济学讲座第171期19:03:38 经济学院开展学雷锋志愿服务活动19:03:31 山大获批21项国家留学基金委优本项目18:03:43 魏然谈互联网语境下传播理论范式创新17:03:34 3月9日:经济学院海外论坛18:03:20 3月16日:高级经济学讲座第170期17:03:00 管理学院举行女教职工座谈会15:03:55 管理学院教师发表高水平国际期刊论文15:03:02 机械学院本科生党支部民主生活会召开15:03:40 山大获批21项国家留学基金委优本项目15:03:41 历史文化学院项目获省优秀对台交流项目15:03:38 新闻传播学院举行新学期院长见面会14:03:18 齐鲁医院参加学雷锋志愿服务活动14:03:00 App打卡自我监督能否勒住散漫学风14:03:57 后勤工会组织庆“三八”联谊活动13:03:11 口腔医学院召开工会工作会议14:03:52 被“膨胀学历”催生 调查:76.71%的人考过或想考研11:03:45 基础医学院召开党支部书记会议10:03:15
首页 > 山大人物 > 正文

承明师志业笃行求索 继往圣绝学传道弘德

——记杰出海外访问学者林安梧教授
发布日期:2017-03-03 14:04:13 字号:   点击次数:0

  2016年10月,台湾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儒学大家林安梧教授正式与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签约。林安梧将在2016至2017学年内担任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杰出海外访问学者及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客座教授。
  林安梧和山大的缘分要从他的老师,当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牟宗三先生说起。牟先生是山东栖霞人。在林安梧的印象里,齐鲁大地人杰地灵,历史文化源远流长。1998年,林安梧第一次从台湾来到济南,参加有关牟宗三及当代新儒学的国际会议,与山大的联系由此建立。林安梧对山大笃实的学风印象深刻,在他眼里,山大学子一直有“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稳健气质。他一直非常希望能够在山东作长期交流。

大师身影 恩师牟宗三

  提起老师,林安梧笑着说:“说无出其右可能会有人不高兴。”他顿了顿,“但在我听过的前辈先生的课里,确实无出其右。”能成为牟先生的弟子,林安梧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高中时,林安梧受到国文老师杨德英的影响,本来理科成绩更好的他选择了学习文科。杨德英是牟先生的大弟子蔡仁厚的夫人,因此林安梧有机会认识牟先生。
  林安梧在台湾师范大学就读时,正赶上牟先生到台师大隔壁的台湾大学讲学。林安梧很感兴趣,有时甚至逃课去听牟先生讲课。“牟先生讲课分解力很强,主题非常明晰,深入而有机趣,像一场精彩的交响乐。讲座总是座无虚席,一直有很多外面的人去听。”他的视线投向远方,追忆起当年听课的场景,“牟先生讲课很潇洒,不带书,也没有Power Point,讲完一堂课三小时,中间可能会休息一次,讲下来就是一篇很好的论文。例如《中国哲学十九讲》《中西哲学之会通十四讲》等书,就是牟先生上课的讲稿。”听老师讲课,林安梧偶尔会带着羡慕的心情暗想:“什么时候能像老师讲课这样讲得行云流水?”后来他做到了,《人文学方法论》《教育哲学讲论》两本书就是他的课堂讲稿。林安梧用《老残游记》中王小玉说书的故事类比牟先生讲课。“那一代人里讲课最清楚最有魅力的就是牟先生,即使他讲的是‘山东国语’。当时台湾的课堂可以抽烟。牟先生总是抽根烟,喝口茶,再吃几块学生备好的饼干,构思构思、想一想,然后开始讲,刚开始声音不大,慢慢就讲得很好,听他上课真是一种享受。”林安梧认为听课有三个层次:上焉者,听理论;其次者,听例子;其次者,感受气氛。他认为上课的三个层次牟先生都照顾到了,并且自己上课也会考虑到这三个层次。老师像火种,先进者像容易燃烧的柴火,而其他后进者则像湿湿硬硬的柴火。初学者一定要跟前辈学习,在逐步学习的过程中有所进益。他笑言,当年正是从感受气氛,过渡到听例子,再过渡到听懂理论。
  蔡仁厚给牟先生写小传,用“高狂骏逸”形容老师。在学生眼中,牟先生是“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的夫子形象。林安梧讲到先生的处世态度和生活方式,“牟先生思考问题大关节处是儒家,生活细节处是道家”。有人批评牟先生没有修养功夫,牟先生回应:“是,我没有什么修养功夫,如果有,那就是开朗、心无挂碍。”而林安梧认为这是最高的修养功夫。生活中的牟先生喜欢下围棋、听戏。牟先生为人有魏晋之风,不会被俗务妨碍而能专心志业。林安梧笑谈:“牟先生能为青白眼。”大学时期,林安梧和学长们一起去看望先生,但牟先生只和年轻学生交谈,因为他觉得老学生不够认真,庸俗化了。据林安梧回忆,牟先生跟官方的来往也不多。有一年教师节,国民党人来送礼,牟先生面对这些言谈无趣的人转身进了书房。后来送礼的人走了,牟先生这才从书房里探身问道:“刚才送礼的人走了吗?”
  牟先生治学孜孜不倦。据牟先生自己说,除上课时间之外,年轻时读书每日至少早中晚三班,每班至少三小时;到中年每日至少两班,共六小时;到晚年则只读一班,三小时。但林安梧认为牟先生讲得很保守,因为他看到先生晚年的时候每日读书也不只三小时。牟先生的时间基本都用在读书、写作和教学上。

成长之路 求学到治学

  中学毕业后,林安梧考入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接受了丰富而系统的国学训练,教学内容从文字、训诂、文学、哲学到历史无所不包。这为林安梧以后的哲学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牟先生有些弟子在台师大任教,因而台师大也成为一个可以窥见当代新儒学思想的窗口。受牟先生思想的感发而重视中国哲学及其义理的学习与探求,学生们由此自发形成一个读书群体并届届相传。当时有一本重要的刊物———《鹅湖月刊》创刊,创刊者是刚毕业的高年级学生,初入学的林安梧也成为最早的参与者之一。他从帮忙校对文章、给杂志装封套、做寄送工作到后来担任主编、社长。一年一年,《鹅湖月刊》伴随着林安梧的成长,也见证着林安梧的成长。《鹅湖月刊》定期举办读书会,他至今想起来仍然情感激越:“那是最好的年代!同学们都很认真!”他很怀念一群人一起学习的时光。《鹅湖月刊》培育了很多中国哲学的人才。从1975年创刊到现在,这个民间学术团体已经发展了40多年,也成为学术史上的独特奇迹。牟宗三、唐君毅、徐复观都曾在《鹅湖月刊》上发表文章。围绕《鹅湖月刊》的一批学者被称为“鹅湖学派”,其中以牟先生的弟子为主。
  硕士毕业后,博士生三年级时,林安梧到台湾清华大学通识教育中心教书。在攻读博士学位时,林安梧请牟先生为指导教授,正式成为牟先生门下的弟子。2008年,元亨书院正式建立,书院以民间力量为基础,以儒者士的自觉为核心精神,坚持以学术为本位从事社会文化教育活动,这正是林安梧将所学付诸实践的成果。
  谈及如何学习,特别是初学者如何学习哲学,林安梧结合多年求学、治学的体会,给出中肯的建议。他认为首先要熟悉经典,注重体会生活的经验,学会从生活的经验上升到生命的体验;从存在的觉知,到概念的反思,进一步有理论的构造;还要学会融通古典话语与现代学术话语。林安梧翻出随身携带的黑皮笔记本,潇洒盈逸的钢笔字流溢而出,这些字句是他对日常思想的捕捉。他认为写笔记是一种有效的学习方式,因为写作的过程本身就是剖析、思考的过程。他建议同学们养成当下做笔记的习惯,常动笔、勤思考,思路就会通畅,知识会内化成自己的积淀。读书有压力也有趣味。林安梧认为,当压力减轻到可承受的范围内就会有趣味。他提出,轮流替换相关的不同工作,大脑可以在交替中获得休息。“从A到B,A就得到休息,从B到C,B就得到休息。比如今天早上读《论语》,下午可以读《老子》。”他把这种方法称为“追担的智慧”。一个农夫先挑着A担走了50米,放下A担,利用休息的时间走回出发地,再挑着B担走100米,放下B担,再回来挑A担。通过运用“追担的智慧”,人们可以在忙碌的状态下获得休息,在从容蕴藉中把事情做好。这是交通不发达时,他从农业生活中汲取的智慧。对于很多因知识匮乏而感到焦虑的同学,林安梧认为有匮乏感是好事,因为匮乏感是知识的动能。“有时候,丝瓜叶长得很旺盛,丝瓜生长反而会受到抑制,这时用刀片破坏丝瓜的根部组织,水分、养分的运输会因此减缓,藤蔓因为有危机感会把握最后的机会长出丝瓜。”为学之道也是如此,信息的堆积不等于知识的丰富,知识的丰富不等于有智慧和创造力。

儒道复兴 责任与信心

  林安梧在谈及复兴中国传统文化时强调,除了儒家思想外,人们还应该充分认识道家思想的作用,重视道家经典的阅读。道家重视归根复命,强调回到根源、本性;儒家重视根据本性建立人伦共同体。儒道同源而互补,儒家是生生之成全的开启,道家是生生的归复。道家的重要作用在于调节、反思、批判、疗愈,因为道家对权力、欲望、制度、结构的反思最为深刻。林安梧认为,中国历史悠久,幅员辽阔,智慧也非常深厚,中华文明能够绵延不断,其中道家思想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道家认为活着本身就是意义,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生命再苦都可以悠游。一百多年来,很多汉学家都对中国的发展持悲观态度,但事实并非如此,特别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发展迅猛。今天这个巨大的国家又面临转型的挑战,但是国民不必沮丧,应该抱有审慎的乐观。
  针对中国文化发展现状,林安梧认为应该强化儒、道两家思想的教育。今天的中国社会基督文化发展日益兴盛,在其强劲势力的影响下,儒道应该有所戒慎。基于文化共生共长共存共荣的理念,一方面儒道思想需要稳固根基、发展壮大;另一方面,也需要更多人参与以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融通。1998年,林安梧到山东栖霞牟氏庄园参观,发现当地受外来宗教的冲击较大,而在台湾农村,人们的信仰还是以传统的儒、道、佛为主。林安梧对原因进行反思,人们信仰的空虚源于传统文化的断代。改革开放后人们的自我观念发生变化,精神需要有所依托,此时传统文化尚未恢复而西方的传教势力趁虚而入。在西方现代化进程中,基督教强控制系统和霸权主义息息相关。进入二十一世纪,人类应该告别二十世纪欧美霸权,继续谋求世界的和平发展。中国的文化传统是一统而多元的,中国的文明具有极大的包容差异的力量。作为大国,中国有责任也有机会,践行王道思维,成为世界重要的领航者。
  最后,谈及大陆近年来的文化发展,林安梧持乐观态度。他认为,现在年轻一代的学者奋勉而优秀,他们受到较为完善的古典训练,对古典文化理解深入同时又具有国际眼光。至于青年,在好的时代面前则更有机会和希望。“中国文化从花果飘零、在海外灵根自植的年代开始老水还潮、返本开新,文化的育苗重新回到本土生长,而且生长得很茁壮。大陆的发展从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到了一个经济发展、文化生根的新阶段。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都在增强,整个国家都在往上走。”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与文化的发展相辅相成,近年来国人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这是一个好的讯号。中国文化的发展,既要继承优秀传统,又要参与世界文明对话,从而释放出更大的能量。 
 

【作者:王冰雅 张贝 来自:校报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亭亭】
打印 | 分享 | 收藏

发表评论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