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视点首页 >> 山东大学服务山东 >> 山大人物 >> 正文
彭实戈:做数学是我正确的选择
——全省“两优一先”先进典型系列报道
发布时间:2018-01-26 11:17:23    作者:刘婷婷 杨彩娟 杨璇    点击:[]

一个初秋的下午,山东大学中心校区知新楼B座1240房间,正进行着一场数学学院和金融研究院的导师见面会。黑板上列着一位位老师的名字,排在第一位的便是彭实戈。讲台上,彭实戈刚作完一番介绍,便有学生害羞却充满期待地提问:“彭老师,请问您今年招几名学生?”

是的,能成为彭实戈的学生,这无疑是学生们最向往的一件事情。彭实戈是国际知名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山东大学数学学院教授、泰山学堂院长,他的学治学精神、育人风范,永远象征着探索、发现和创新。

兴趣,串连起近乎传奇的数学故事

2005年,彭实戈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从那以后,他的经历和传奇故事逐渐为人所知。彭实戈与数学的结缘颇具“戏剧性”,其间穿插着一个个时间节点、一次次人生的转折。

1961年,彭实戈入读济南市第十四中学,后来进入济南第一中学读高中。年少的他有着随意而多样的兴趣,从当兵到练体操再到学数学,不是出于老师的要求也不需要承担来自家长的期望,完全是随着孩童的心思而变换。一直到现在,彭实戈还对自己学体操的经历记忆犹新,评价说自己喜爱体操运动是因为“体操动作非常美,有点儿像数学”。在那段自由而喧嚣的时光里,彭实戈的数学天赋慢慢地发酵。本就头脑聪明的他,因着一股子爱挑战的劲儿,机缘巧合地进入了探秘数学的神奇世界里。

1968年,彭实戈下乡插队来到临沂的小东岭村。一天的紧张劳作之后,数学成为他放松心情、“消耗掉”智力的法宝。艰苦的条件、高强度的劳动,这些在后来彭实戈的回忆里都淡去了痕迹,留下的唯有钻研数学的兴奋与专注。在当时,彭实戈并没有想过以后会成为一名数学家,只是对数学怀着独有的兴趣。

1971年,彭实戈来到山东大学物理系上学,毕业后被分配到禹城县广播站当技术员,一年后调到山东无线电厂当供销员。1978年,因为一篇《双曲复变函数》的论文,他被时任山东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张学铭教授推荐到山大数学系来当助手,由此正式进入了“数学圈”。

1983年,彭实戈被推荐到法国留学,在巴黎第九大学得到国际著名数学家本苏桑教授的全力推荐,越过硕士阶段直接攻读博士,在本苏桑教授的亲自指导下进行控制理论的数学研究。在法国留学3年,彭实戈获得两个博士学位:巴黎九大的数学与自动控制三阶段博士学位、普鲁旺斯大学的“应用数学”博士学位。

彭实戈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初到法国时讨论班上的对话内容,那是一段未知却又非常充实的难忘时光。虽然无处不在的语言障碍似乎在处处掣肘,他却在这个环境下渐渐锻炼出了在未知中抓要点的一种能力。“科学就是对未知世界的探索,而这种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彭实戈坦言,“其实是到了法国留学即将结束时,他才有一个偶然的机遇恍然大悟,也重新燃起了自己青少年时期对数学所怀有的那种向往和热爱。”

回国,他成为中国金融数学开创者

1986年2月22日,彭实戈拿到第二个博士学位。他迫不及待地给自己在山大的老师陈祖浩先生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当我拿到这张文凭时,我想到了生我、养我、育我成长的人,想到了我的故乡、我的祖国,我的远在天涯、盼我学成早归的亲友。十年育树,百年育人。游子千里,落叶归根!”

毕业后,满载学识的彭实戈选择回祖国。行前,面对导师的盛情挽留,他回应道:“我很喜欢法国,也喜欢法国文化,但是我的家在中国,我的文化的根在中国。”

回国之后,彭实戈继续潜心研究,很快就创立了著名的“倒向随机微分方程”理论,发现和证明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彭最大值原理”(随机最优控制的一般最大值原理)等理论。很多成果如今被认为是研究金融市场衍生证券定价理论“有力而优美”的基础工具。

在此过程中,彭实戈慢慢认识到基础研究成果对国家宏观经济决策的指导作用。1993年,他估算出中国境外期货交易存在一些严重问题:投资者每一笔交易获利的概率不会超过30%。他立即致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及时叫停了境外期货交易,避免了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1996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通过“九五”重大项目“金融数学、金融工程和金融管理”,由彭实戈担任第一负责人。2007年,他又担任了国家科技部973计划“金融风险控制中的定量分析与计算”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2010年,彭实戈在第26届国际数学家大会作报告,他是大陆在任全职的第一位被邀请作一小时报告的中国数学家;2011年,他被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聘为3位“2011-12普林斯顿全球学者”之一;2015年,他在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大会上作了一小时邀请报告……诸如此类的消息不断传来,彭实戈已成为当之无愧的“大家”。

了解彭实戈的人都知道他不善言辞,也不喜欢过多谈论成绩、荣誉,不过这不妨碍他通过自己的科研成果为国家作贡献。1976年,彭实戈入党。2012年,他当选为十八大代表,祖国的发展和强大给他带来强有力的振奋。

2016年7月,彭实戈被表彰为山东省优秀共产党员。

科研,首先要学会提问题

在彭实戈看来,做科研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学会提问。上过他课的学生都知道,彭实戈有一个讲课习惯,阐述一段内容,然后停下来让大家提问。“你们有什么要问的?你们没有要问的了?”确实,彭实戈是一个喜欢学生提问、更喜欢对自己提问的人。

在一般人眼中,数学是单调乏味、刻板枯燥的,但实际上数学充满独创性的思考,往往能够超越理论鸿沟,这在彭实戈那里得到了验证。在数学研究中,彭实戈更看重创新的作用,他解决许多问题的方法让同行们惊叹不已。在彭实戈看来,可能就是自己不断提问、创新性提问、进而找出答案的经历,才塑造了他不一样的思考问题的方式。

在彭实戈看来,科学研究是一个发现的过程,发现别人没有发现过的东西就是创新,这种发现可以是各种形式,一个新思路、一种新现象……只要它具有研究价值,便是创新。

提问题的习惯在彭实戈的生活中也持续着。“他就是整天忙数学,想数学问题。”彭实戈的夫人郝鲁民介绍说。一般在家里的时间,彭实戈不太愿意跟人说话,因为想着数学问题,一旦思路被打断只能重新开始。

从学物理到做数学,在科研的路上,彭实戈坦言自己走了太多弯路,在不断的摸索、碰撞中,他慢慢找到了最佳状态。

进入山大前,彭实戈的数学知识大多来自自学。他说:“我在36岁前,没有接触过副教授级别的人。”自由的学习经历造就了他独特的思维方式,但这种自由与正统、发散与严谨的数学教育也存在着冲突。当他意识到这个问题时也曾失落过。“我当时认为,做研究要用创新的方式去想问题,而正统的数学教育模式强调严谨性,任何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字都不能有差错,所有的东西都要非常严谨、清楚地表达出来。”在彭实戈看来,“严谨”与“创新”很多时候都是相矛盾的。直到后来他才意识到,严格训练是科学创新的规范性保障。为此,他制订了系统的学习计划,掌握了严格的、成体系的数学研究方法,一丝不苟地投入到数学教学之中。


做彭实戈的学生,要比别人吃更多的苦

摘下院士、数学家的头衔,同其他教授一样,彭实戈是山大一名普通的教师,从科研一线走上讲台,长期耕耘在教学一线。

有很多人好奇彭实戈选拔学生的标准,对此他给出了回答:“我今年选的学生,希望能做到在两方面的平衡,一是在理论分析和逻辑推理方面,要头脑清醒,因为与重大风险和不确定现象有关的问题很复杂,不能搞混,二是对实际问题、对数据要感兴趣。”

尽管身兼数职,还要进行科学研究,可彭实戈为学生上课还是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其高度负责和忘我的敬业精神深深打动着一代代学生。数学学院博士毕业的郑国强是彭实戈的学生,他说:“彭老师每年至少会系统地教授一门学位课,对于博士和硕士讨论班更是倍加重视,每课必到。”

在学生眼里,彭实戈是位对科研严谨、对学生严格的好导师。硕士期间就师从彭实戈至今的博三学生张会林,研究生刚一入学,彭实戈就教导他说:“这是开始吃苦的时候,做我的学生要比别人更努力。”近几年,彭实戈为国家培养了一批批栋梁之材,他所指导的博士、硕士大都成长为学术骨干和学科带头人。

2010年,为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山东大学泰山学堂揭牌,彭实戈任院长。他切实履行职责,努力改革创新,在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创新人才培养方式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也取得明显成效。他亲自参与学堂的人才培养方案设计,富有创造性地提出让学生担任面试官,深度参与学堂的新生选拔。目前,两届泰山毕业学子中已有众多学生进入国内外顶级学府深造,培养了一批有志于从事基础学科研究、有潜力成长为世界一流科学家的青年学子,形成了独具山大特色的人才培养模式和机制。

彭实戈是一位很纯粹的学者,总是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世界里,不喜欢被过分地“关注”。他认为:“对科学研究而言,一旦你有了‘包袱’,自认为比其他人强,就会成为前进的障碍。”

30年前,彭实戈参加博士论文答辩,除了顶级数学家们对自己论文的认可之外,让他更为珍惜的还是大家对于创新性成果的重视,他深感“做数学,是我正确的选择”。30年后的今天,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对数学一如既往地热爱、投入和攀登。

上一条:宋惠民:为有仁爱酬壮志 勇驱病魔换心田 下一条:曾振宇:努力,打造儒学研究山大学派

关闭

Copyright © 2018-2020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党委宣传部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