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山大人物 > 学者 > 正文

孟巍隆:“洋夫子”眼中的儒家文化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26日 15:17 点击次数:

9月8日,第二届美国孔子文化节,一位美国学者一出场就以流利而准确的汉语博得满堂喝彩。他演讲的主题是儒学,随着内容的深入,他生动活泼的表述、独树一帜的见解,引发了中美听众的浓厚兴趣和热烈讨论。他就是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的“洋夫子”孟巍隆(Benjamin Hammer)副教授。

孟巍隆副教授1977年生于美国旧金山,在American University获得国际关系学士学位,2005年获得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硕士学位,为山东大学该专业第一位欧美硕士;2010年获得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学位,为北京大学该专业第一位欧美博士。现任教于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研究方向为先秦两汉经学、子学,古文献整理,西方汉学研究,东西方文化比较。

名出武术,缘定山大

在旧金山生活着许多的华侨华裔,孟巍隆副教授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是和他们一起度过的。“我的同学老乡,很多是移民过去的第二代或者第三代,出于好奇心,我会问问他们用中文怎么说hello,怎么说how are you,怎么数数,他们就这么慢慢地教我。”孟巍隆对亚洲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尽管当时的他并不清楚这份兴趣是从何而来,但是冥冥中仿佛有一种力量在推着他接近汉语。

说起他的中国名字,孟巍隆副教授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多年前他在美国旧金山跟一位姓孟的中国师傅学习中国武术,师傅给他起名“孟威龙”,意为威风凛凛的龙。“我跟我的武术老师用同一个姓,因为中国有句俗语‘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来中国长居之后,他慢慢觉得这个名字“像一个武打演员”,“我就把它改成巍峨的巍,乾隆的隆”。

孟巍隆于1998年到中国留学深造,先在南京大学进修汉语。2002年,他来到山东大学攻读古典文献学硕士。刚开始接触古文献学时,他要花比中国学生多得多的时间去搞明白一些名词,如“四书五经”“荀子”等等。另外,同中国学生一起上课,老师并不能专门为留学生放慢语速,这无疑又为孟巍隆设置了一重障碍:“要么是口音听不懂,要么是内容听不懂,要么是听懂了却不会写,要么是我知道怎么写,但老师讲得太快我记不下来。”而那时,他基本上攻克了现代汉语的难关,但是古代汉语如同一座高山,耸立在他面前,威风凛凛,令人望而生畏。但他没有放弃。幸运的是,山东大学的老师给他提供了很大的帮助。那段时间,老师经常和他交流,他从老师身上学到了很多,这对他的学术水平的提高大有裨益。

如今,孟巍隆副教授“古文典故信手拈来,《论语》《诗经》如数家珍”,成了一位在中国的大学里,为中国的学生讲述中国传统文化的“洋夫子”。

“洋夫子”的观点

孔子被中国人尊称为“圣人”,但在孟巍隆副教授看来,只有去掉“圣”这个字,才会真正了解到孔子是个什么人。

孔子认为人际关系至关重要,孟巍隆副教授对此也有独到的看法:“‘仁’这个字的写法是一个单人旁一个二,就是说仁必须要有两个人,如果只有一个人怎么实行仁呢?”在佛教中,一个人也可以成为佛;信奉基督教,只需要做一个虔诚的教徒;但是在儒家思想中,必须要有一个人在你身边,有一定的关系,如父子关系君臣关系等等,必须去最佳化这个关系,才能做君子,才能称之为“仁”。

“孔子也有错的时候,也有不明白的地方。”孟巍隆副教授认为,从汉朝以后,孔子有“半神半人”的地位,如今许多地方还有夫子庙,人们在那里烧香、放贡品。孟巍隆副教授举了一个在中国很常见的例子:有些父母会临时抱“佛”脚,去拜孔子,愿自己的孩子考出好成绩。孟巍隆副教授进一步解释道:“在西方,有宗教概念的人会认为,上帝每时每刻都在注视着自己的生活。但是中国人从来没有这个想法,他们不会说孔子在看着你,你一定要做好事。”因而孔子只是一个凡人,“去圣乃真孔子”。

“你不能用儒家思想统一国家,但统一之后可以用它治理国家。”在孟巍隆副教授看来,在社会动荡的时期,孔子却建议国君以仁治天下,对于一个小国家来说,它可能随时被大国吃掉,显然太过理想化。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儒家思想在中国的地位和作用呢?孟巍隆副教授说,孔子是一个伟大的人,他给了我们对法律、公正的概念,以及对社会行为、道德标准的基本判断。

让世界了解儒学

去年,孟巍隆副教授参加了第八届世界儒学大会,他在日记中记录了他对本次大会的感受:“儒学大会主题多,治学方法也多,显现落英缤纷的学林景色……大会为我们在国内工作的学者提供了机会聆听全球汉学界专家的研究成果以及新鲜的说法,还可以当面结识,亲自交流,建立联系。持续三天的会议,令我们受益匪浅。”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他对儒学的热爱。

多年来,许多学界、政界人士为儒家思想的现代化作出了巨大努力,儒家文化也在中外交流中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孟巍隆副教授说:“必须把儒家思想现代化,融入新的世纪,接受一些其他的政治和哲学的因素。要把丢失的儒家优秀传统文化拾起来,但是不能为了传统而传统。”他介绍,现在国内外有一些学者把西方的政治哲学思想,比如说民主制和儒家思想结合在一起,因此产生了“Confucius democracy”,即儒家式的民主制,这便是儒家思想现代化的一种体现。

“希望为西方学术界了解中国提供一个渠道,可以通过我们来了解中国人的学术思想情况。”怀着这样的初心,2014年6月,在孟巍隆副教授的参与和推动下,《文史哲》杂志英文版正式创刊,孟巍隆副教授担任副主编。如今,35家海外大学图书馆、130多家海外大学已订阅《文史哲》杂志英文版,它已成为国际汉学界了解和研究中国文化的重要窗口。

当今中国还需要传统文化吗?答案是肯定的。我们不仅需要传统文化,还需要像孟巍隆副教授一样,发自心底地热爱传统文化,并以自己的方式去汲取儒家经典中的养分,努力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的“文化使者”。


【供稿单位:宣传部 儒学院    作者:资料 整理:马霄霄 魏旭洁 霍杨    摄影:资料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刘梦冬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