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学术纵横 > 正文

北京外国语大学张龙妹教授主讲东亚古代女性日记文学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8日 14:48 点击次数:

[本站讯]4月14日,由外国语学院日语系主办,“一个亚洲财团”赞助的“从文学・文化的传统与共有展望亚洲命运共同体”系列讲座第四讲顺利进行。第四讲邀请了北京外国语大学日本语研究中心张龙妹教授主讲,主题为“东亚古代女性日记文学”。

讲座中,张龙妹教授阐述了“日记与日记文学”的定义及其区别。她结合中国帝王的起居录、赵明诚日记,以及吴宓日记、蒋介石日记等中国男性的日记,说明在中国撰写日记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而朝鲜王朝的日记,包括《承政院日记》以及李舜臣、柳成龙撰写的战中日记等,以及日本古代的日记,包括“三大御记”、藤原道长的《御堂关白记》以及女性日记的代表——藤原稳子仕女撰写的《太后御记》等,这些日记多属于朝廷官方的记载,多为男性行为,且多以实录的形式记载。与之相对,日记文学则采用虚构的文学手法,主题上有自我反省、关照自己内心的特征。因此,日记文学与日记不同,日记文学可以说是女性日记文学的成分较浓厚。

对比东亚古代女性日记文学、中国女性撰写的日记,包括以明代王凤娴《东归记事》与清代《癸卯旅行记》为代表的旅行记,以及以李清照《金石录后记》为代表的私人日记,古代中国女性日记普遍缺乏自我观照,直至民国时期出现的鲁彦与其妻写的《婴儿日记》才可称得上真正的日记文学。因此,可以说中国的女性文学是一种新文学。同样,朝鲜王朝出现的以《仁显王后传》、《闲中录》为代表的女性日记,也多是记录事实,非个人关照。日本女性日记文学中,也出现了女房日记即官方日记,以及女性私人日记,包括《紫式部日记》《蜻蛉日记》等。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的官方日记“女房日记”中,也掺杂了私人日记的虚构成分。张龙妹教授援引了《和泉式部日记》《紫式部日记》的内容,对照《古今集》《伊势物语》《大和物语》等,指出日本女性日记文学的三个特点,即虚构性、自照性和题材特色——明确大胆写出自己内心的嫉妒。

最后,张龙妹教授总结了日本女性日记文学的成因,即日本古代社会女性不以妇德论,在婚姻制度上实行走婚制度的社会环境下,女性具有较强的咏歌技能,进而产生和歌式联想,最终创作出优秀的日记文学作品。


【供稿单位:外语学院    作者:蒋阳阳 赵志刚    摄影:仝志慧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思萱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