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校史一页 > 正文

陪毛泽东横渡长江的谢朝仁

发布日期:2013年11月15日 19:49 点击次数:

  谢朝仁(1936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横县人,1957年毕业于武汉体育学院游泳专业,任教于山东工学院(山东工业大学前身)体育教研室,从事体育教学、科研工作,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竞技游泳国家级裁判。谢先生爱岗敬业、教书育人,安贫乐道于“游泳池水净化技术研究应用”近四十年。与山东大学化工学院施来顺教授成功研制出“二氧化氯混合高效杀菌消毒剂生产工艺及应用技术研究”等十多项科研成果,取得五项发明专利,填补国内游泳池水净化科技空白,多项达国际先进水平。在六七十年代教学与训练中,他坚持理论先导、实践检验模式,长期担任竞技游泳裁判工作,兼任中国泳协裁委会委员、山东省泳协常委兼裁委会主任;中国大学生游泳协会第一届常委、科技委员会主任;山东省体育理论学会常务理事、高等院校体育专家组成员;发表科研论文与文章30余篇;被评为山东大学“七五”、“八五”科技先进工作者。
  一、水乡里走出的“旱鸭子”
  1936年,谢朝仁出生于广西横县附近的一个小村子。1950年,他考上了横县中学,正是外出读书的机会,让谢朝仁有了接触游泳的机会,这也为他将来的游泳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虽然没有接触过专业的训练,也没有跟别人学过,但是谢朝仁却对游泳有着特殊的天赋。“没人教我,我自己在水里扑腾着玩,时间长了就学会了,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我学游泳是无师自通。”
  据谢朝仁回忆,当时自己对于游泳非常得痴迷,几乎一天不下水就觉得不舒服。“广西那边冬天也比较暖和,所以我冬天也去游泳,一年四季都会去游,跟同学一起比赛,潜水,捉鱼。”谢朝仁的学习成绩不错,加上喜欢游泳,因此在他毕业时,考上了武汉体育学院,而这也改变了他的一生。
  二、为毛主席横渡长江当导游
  1955年,18岁的谢朝仁进入武汉体院学习,从没有进行过任何体育训练的他,从入学伊始就决定将游泳定为自己的科目。“那时候的大学很特别,没有什么专业区分,只要你喜欢就可以去参加。”谢朝仁很快在专业教练的指导下学会了各种游泳技术,并且在武汉体院的游泳圈子里有了点“小名气”。
  1956年5月前后,谢朝仁忽然接到了学院领导的通知,要求他和其他九位擅长游泳的同学一起,去接受一个“光荣的任务”。谢朝仁回忆说:“去之前也没说干什么,只是要我们过去,等我们到了之后发现,接待我们的是一批解放军战士。”
  “我们当时的任务就是游泳,游过长江,每个人之间都不会做什么交流,各自按照指定的路线来游,每个人后面都会跟着一艘皮艇,一旦出现意外就可以向他们求助。”“我们一边游,一边跟皮艇上的解放军同志说,哪里有暗流,哪里有漩涡。”
  据谢朝仁回忆,他在游完长江后,又跟其他的同学被送到汉口八一饭店封闭休息后才知道,他们是在给毛主席做“导游”,毕竟当时毛主席横渡长江是件大事,他们要提前为他选定一条安全的横渡路线。在得知自己做了毛主席的“导游”后,谢朝仁和同学们都很激动,“我们都觉得很光荣,能够为主席探路”。毛主席畅游长江后发出了“支援解放台湾横渡长江竞赛”的号召,谢朝仁当时积极响应,并获得了“支援解放台湾横渡长江竞赛奖章”。也是在这一年,谢朝仁开始尝试着用冷水洗澡,“毛主席曾经说过,‘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洗冷水浴就是对身体的一种很好的锻炼”。
  三、陪陈毅元帅畅游卧虎山
  在谢朝仁的家里,珍藏着一张珍贵的照片,照片拍摄于1964年的济南市卧虎山水库,里面记录的是谢朝仁年轻时陪陈毅元帅畅游卧虎山水库的故事。
  “那是1964年陈毅元帅来济南视察的时候,要去卧虎山水库游泳,当时我就被选中去陪陈毅元帅一起游泳。”谢朝仁说,自己当时特别紧张,因为在他的印象里,陈毅元帅应该是一位征战沙场的大将军,很可能“不太好说话”,但是没想到的是,现实中的陈老总却是一个平易近人的老者。“一口地道的四川话,跟我们开玩笑,是一个没有架子的领导。”谢朝仁至今还记得陈毅元帅跟自己开的玩笑,“当时陈老总一听我说话,就说:‘你是老广吧?你们都来自五湖四海吧?我就喜欢五湖四海的朋友。’”这句玩笑也让谢朝仁的紧张心情得到了放松。
  在谢朝仁的印象里,下了水的陈老总就像个孩子一样,“当时陈老总还问我说‘你知不知道在水库里游泳,哪里最危险?’我说不知道。陈老总说,‘泄洪道最危险,你可别过去’。”在游泳期间,陈老总还不断地对身边的人说:“你们要是累了,就去小艇上休息一下。”“说真的,当时我们来陪老总游泳的人都很激动,一点也不觉得累,陪着陈老总游了一个多小时。”谢朝仁说,在陈老总游兴正浓的时候,还和他开了个小玩笑。
  “当时陈老总问我,能不能在水里把他举起来,我说试试看。其实那根本不可能,于是陈老总就笑着跟我说,你还得继续努力啊!”也是在这个时候,摄影师拍下了谢朝仁和陈老总的照片。“现在我年纪也大了,看看照片,还觉得陈老总的话仿佛是昨天说的。”
  四、泉城冬泳第一人
  1957年秋,在武汉体院毕业的谢朝仁,被分配到了济南的山东工学院(原山东工业大学)。“那时候济南还没有正式的游泳场馆呢,所以我没事儿就去黑虎泉游泳,当时黑虎泉的琵琶桥下就成了我游泳的固定场所,只要我有空,就一定要去那里游泳。”
  随着天气的逐渐转冷,游泳的人也渐渐少了,但是谢朝仁却依然每天早上起来就往黑虎泉跑,“去那里游泳特别舒服,而且我已经养成了习惯,不游泳就不舒服”。但是在大冬天里跑到黑虎泉游泳的谢朝仁,却成了路人议论的疯子。
  “那时候济南还真没有人冬泳,我每次去游泳,岸上就一帮人在看着,议论着,有的甚至觉得我精神有问题。”谢朝仁说,自己的“冬泳”习惯不但被路人看成是“疯子”,连自己的家人也反对。“我的岳母是最反对我冬泳的,她甚至跟我说过,早知道我有这个‘爱好’,绝对不会让女儿嫁给我。”而谢朝仁岳母反对冬泳的原因是,担心女婿因此患上关节炎或者是风湿病,“其实这都是误解,冬泳对于人的精神和身体都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只要你做足了准备活动,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就这样,谢朝仁开始坚持冬泳,几乎从没有间断过。谢朝仁的冬泳习惯渐渐地吸引了一批同样的游泳爱好者。“最初是我跟我同事一起,后来冬泳的人渐渐多了,人们开始重新认识冬泳这个活动。”于是,谢朝仁的冬泳圈子开始不断地扩大,从最初的一两个人,变成了三四个人,五六个人。
  “人越来越多,后来到了80年代初,我们干脆就成立了一个冬泳协会,组织人们一起冬泳。”谢朝仁说,“当时来冬泳的人很多,有的是从山大老校(现洪家楼附近)跑过来的,有从泺口过来的,几乎每个冬天的清晨,这些人都会早早的赶到我们冬泳的地方,大家一起说说笑笑的做做准备活动,然后下水游泳。”
  “我一直觉得,冬泳就是一种双重的锻炼,既锻炼你的意志,又磨砺你的肉体。”谢朝仁说,每到冬天都要从暖暖的被窝里爬出来,再进入寒冷的水中游泳,这是最考验毅力的时候:“那时候也没什么暖气,大家都想睡在被窝里,但是你必须起来,如果你战胜不了你自己,又怎么可能带着别人去冬泳呢?”
  五、泳池里的水处理专家
  在济南卧虎山水库陪陈毅元帅畅游后,谢朝仁倡导全校师生员工游泳,学校适时发动学生勤工俭学建游泳池,1966年落成。因为泳池几天不换水,水体就变质污染,但天天换水,成本高得无法维持。如何保持池水清洁——他简直到了昼思夜想的程度。他出于一种原始的解决池水去污、还原清洁的设想,结合教学、科研选课题,查阅资料,久“泡”图书馆,钻研生物化学零零碎碎的知识理论、求教行家实验。“十年动乱”最难过的日子仍痴心不改——哪怕再艰难,他横下心发誓“这条水之路走它一辈子”!
  1979年的春天是谢朝仁走“水路”创业里程碑的日子。他十几年的漫漫研发,最终搞成了非循环过滤游泳池水处理技术,成功应用在游泳池,水不必更换,水质却不坏。这一科技成果获山东省“优秀科技成果奖”。淡泊名利是他的心性,几十年中他有多项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可以生财,但他不索不求!他和山东大学化工学院教授施来顺研制的“负压暴气二氧化氯生产应用技术”,在工业水处理中显示极佳的消毒杀菌、抑制藻类的环卫效果,填补了国际空白,1994年被批准为国家专利。
  谢朝仁有自己的价值观:“从给领袖陪泳结下了水缘,我永远是教师、游泳教练、裁判,绝不让钱财玷污了自己的水缘。”谢朝仁的人生格言最先传给子女,政治上不搞投机,经济上不贪便宜,生活上不搞攀比,工作上不惜气力。面对市场物欲大潮,手握多项科研成果的游泳高手谢朝仁说:“我只浇好水就行,从不数树上的果子。”

【作者:            来自:《山大第一》    责任编辑:筱颜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