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读《平凡的世界》有感

发布日期:2017-08-03 17:08:27 点击次数:

假期闲暇时,我读完了《平凡的世界》。这是一本真实的时代记录,也是一部内容厚重的人生教科书。它以其史诗的艺术目光,在一个平凡的世界里,揭示了一段不平凡的历史和生活。小说以黄土高原上双水村的孙、田、金三个家族的命运遭际、矛盾纷争为基点,以1975年进行整顿到1985年改革的历史进程为背景,在城乡交叉的广阔地带上显示了当代生活的变动与互渗。

《平凡的世界》对中国农民精神世界变化历程的描写,主要是通过一群生活于底层的劳动人民表现出来的,特别是通过孙少安孙少平兄弟表现出来的。孙氏兄弟是老实忠厚善良的农民孙玉厚的儿子,贫困的生活让他们经历了太多的人生磨难,但在农村改革的新形势下,在外面精彩世界的影响下,他们的自主意识终于觉醒,他们不再满足于父辈传统的生活方式而以新的思维方式和新的价值观念,确立自己的人生进程,这是从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时代的进步,也看到人的发展。

孙少安是孙玉厚的大儿子,这是一个精明能干又务实的农村青年。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他也曾经和他的父亲一样埋头在工作之中,想用沉重的劳动换取温饱的生活。但他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尽力做一个善良温顺的农民,却长久摆脱不了贫困生活的折磨,更不用说改变家庭困窘的处境。这时他对走的道路有了沉思,对未来的途程有了困惑,并从心底发出了“生活不应该这样”的激愤的呼喊。也正因为他的这种精神的躁动,当着农村生产体制改变革出来以后,孙少安很快就被推上了可以施展本领的地位,然而面对纷至沓来的矛盾,他的内心又充满着起伏不已的冲撞,这种冲撞打破了他艰苦创业的稳定心态和吃重而行的品格,使他在时代转变中走上了重新选择的新路。老实善良的孙少安,终于不再安于背向蓝天面对黄土的以农为本的老路,开起了砖窑,包起了砖厂。孙少安的这一行动看似寻常,但从一个农民的传统观念上来说,确实是不同寻常的,这实在是他人生道路的一个新拓展,从这里不难看出,历史铸就人,而人也不断创造了历史,推动着历史的双向流程,最后孙少安将自己的收益捐助农村教育事业,进一步表现了他人生的完善与升华。

比起孙少安来,孙少平的时代性质更加明显,孙少安基于对现实生活的真切感受,从而萌生了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并且跟随时代步伐作出了及时而有益的调整,像搞承包、出资建学校等,可他毕竟受到了太多传统观念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还保留着农民的保守性,谨小慎微,缺乏更为开放的气魄。孙少平则不同,虽然他同他的哥哥一样,不怕吃苦,在感情上与家人也很接近,回乡劳动也非常坦然,但却不愿向父兄那样固守在土地里,没白没黑地劳作,却连基本的温饱都难以满足。他内心充满了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闯荡的激情,他不甘心在双水村静悄悄地生活一辈子,不甘于在山区之中的生活节奏和闭塞落后的环境,老是感觉远方有一种东西在向他召唤。在时代为他提供的契机面前,他终于走出了他的家乡。当然走出家乡并不意味着看到了一切,现实是严酷的,但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他没有退缩。因为他走出农村并不像别的打工仔那样只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以塑造一个全新自我。因此,他坚韧不拔地忍受着生活所给予的磨练,终于成了不甘平庸、勇于进取的生活强者。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孙少平是新形势变动中孕育的新一代农民典型。

苦难成了小说中最大的矛盾来源,但是这里面的矛盾总是人为的因素少而时代发展的客观因素表现出来的作用力更大,路遥在小说中设置的时代带给小说人物众多的苦难,却并没有在小说中表现出消极的色彩。作者在小说中一直贯穿着积极的人生态度和感人的精神力量,苦难只是作者为了让人物成长而设置的大熔炉。每经历一次苦难总会使人物有参悟人生的力量,苦难中处处都体现着一种浓厚化不开的温情,让人倍受感动。在小说中,我们看到作者对自己笔下的人物是非常爱护的,他总是不能用自己犀利的笔去揭露人性丑恶的方面,大多是用一种温情和张扬的笔调来塑造在生活中饱经苦难的人物。亲人之间的感情是感动的来源之一,正如路遥在作品中所说:“人活着,这种亲人之间的感情是多么重要,即使人的一生充满了坎坷和艰辛,只要有这种感情存在,也会感到一种温暖和慰藉,假如没有这种感情,我们活在这世界上,会有多么悲哀啊!”小说中除了讲述孙玉厚一家人之间的亲情外,人物之间的朋友关系、同学关系、恋人关系、同事关系,甚至是陌生人之间的关系,都体现着生活点滴的感动。

在爱情方面,小说中所涉及的两段不能成功的爱情,主要原因就是差距,这是存在于作者路遥心中的无意识的处理,爱情变化的主导力量,青年人之间不能成功的爱情都是因为现实的差别——他们的背景和社会地位之间的差距。少平和晓霞与少安和润叶两对有情人的爱情在小说中都没有得到实现,少安在爱情面前没有做出实际行动主动放弃,爱情夭折了;少平,在爱情面前有所行动,有着自己的坚持,但最终晓霞遇难而夭折了,总之都是不能成功的。当爱情摆在少安的面前,他曾幸福地哭了起来,可是在现实面前他无能为力,这段爱情看似是因少安主动地放弃,可是这种主动其实是被逼无奈,因为少安深知当爱情和现实状况摆在面前的时候,无论选择哪一条路都意味着另一条路的关闭,当时他们家的生活状况根本不允许他弃现实弃家庭来保爱情,这就是孙少安义无反顾地拒绝润叶,而选择不要彩礼的秀莲,选择了帮助父亲一起撑起这个破败的家的原因。他的爱情牺牲于时代,牺牲于还不是那么开放的世俗时代,青年人的爱情埋葬于新旧交替时期。

少平和晓霞,这对在精神上能够平等交流的恋人的分离,看似是因为晓霞的死而导致爱情没有结果,还不如说仍然是因为不能逃离现实的必然结果,只不过作者是通过晓霞为救洪水中的小孩而牺牲这种方式来处理,那场洪水的悲壮宏大场面是田晓霞与孙少平爱情死亡的隆重葬礼。

现在读起来,小说可能在表达方式上和思想境界上与当代有不相协调的地方,但是仍然掩饰不了它像明珠一样的光亮。这种光亮照射了几代青年人前进的步伐,让青年人更加认识到生活的苦难,理解到生存的意义,感觉到人间的冷暖。

【作者:倪杨红        来自:基础医学院    责任编辑:杨璇 榭亭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投稿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