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三丁面与水饺

发布日期:2017-05-12 18:46:46 点击次数:

(一)

周日,下午六点多。

“闺女,我到校门口啦。”

“好嘞好嘞,我也马上就到了!”

我加快脚步,快到西门时远远看到,马路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得笔直。

“别跑!看车看车!”

可我还是跑着过了马路。

“这头型好看啊!您可又年轻了啊!”

“哈哈哈,年轻好啊年轻好。”

(二)

我叫他“钊叔”,他叫我“闺女”。

我和钊叔故事从一段再普通不过的简短采访开始。

去年四月初,我在策划视点微信选题时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念头:每天都能见到食堂的工作人员,可我们真的了解他们吗?他们的工作辛苦吗?有什么故事想和我们说呢?何不将视线聚焦在这些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些再亲切不过的面孔上呢?

洪家楼食堂的采访正是这个系列微信的第一站,而钊叔正是这第一站的第一人。

其实早在采访前这位买面大叔就已经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了。经常去买1号窗口的三丁面,不仅因为味道好、价格实惠,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个窗口的大叔似乎每天都带着百分之二百的热情在工作,总是乐呵呵的,好像从来没有烦心事儿。对每位买面的同学态度都特别好,几句话就能把大家逗笑:大叔会问,“要不要辣菜啊小姑娘/小伙子?”你若回答:“嗯多放点儿!”大叔一定调皮地一笑后来一句:“哦不要啊。”你要着急地纠正道:“不不,要哇要哇。”大叔就更开心地说:“哦少要一点儿啊”……几番“交战”后,大叔一定会按照你的配置要求端上来一碗热腾腾的面。其实他不是听不清,只是想“拉一拉”,让你等面不会焦虑。时常能看到1号窗口前面排一长队,也时常能看到好多大叔的“小迷妹”即使排队也要等着跟大叔“拉”两句。

二十分钟左右的采访结束后,除了给大叔拍了单人照外,我们还特意给大叔制服胸前的微笑徽章来了张特写作封面图。没错啊,大叔就为微笑服务做了最好的代言呀!那期推送效果很好,达到甚至超过了预期。阅读量、转发量节节攀升,留言数更是创造了历史新高,真正做到了精选留言!我记得推送发出的当天,我班一同学跑来和我说:“晴儿,你们那条微信太赞啦,我晚上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还听到旁边的同学在谈论呢!”

比上述这些更让我满足和骄傲的是,从此和这位买面的大叔熟络了起来啦。

(三)

以后每次去买面,大叔都要多给我盛块排骨,多聊上几句。我还跟大叔说,您别老多给我盛肉啊,这让我咋减肥啊。可大叔还是乐呵呵地往里盛。“盛”情难却,所以好几次晚饭打饭时间我一定会避开那个“罪恶”的窗口。

有一回我晚饭去得迟了,走到食堂门口,我一下看到了大叔,他问我咋来这么晚,又叮嘱道以后得按时吃饭。我笑着应了,准备告别。大叔又问了句,“闺女,我留个你电话号吧!”之后又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我,新建的联系人命名为“钊”。从此买面大叔在我这儿有了个更亲切的称呼“钊叔”!

(四)

钊叔对我的照顾可以用“无微不至”来形容。很难再想出一个在学校里对我这么好的人了。国庆节打算回家,钊叔说他家就住在遥墙机场附近,让他儿子过来送我;回来后,我受爸妈的旨意给钊叔带了些齐市特产,钊叔很不好意思劝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收下,可转天就要请我吃顿饭,让我叫上一同采访的学妹一起去吃水饺。那天还下着小雨,伴着外面滴滴答答的雨声,听着屋里钊叔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讲他的故事,可能多少年后都不会忘记吧。

还有一次“水饺事件”印象更为深刻。也是上学期,我参加完一个活动后突然感冒了,在床上缩了一天,昏睡到晚上六七点可算醒了。看到手机里钊叔的五个未接来电,我就给打回去了。他听到我声音就感觉出我生病了,问我是不是没吃晚饭,要给我送来点吃的。虽然拒绝了半天,可没过几分钟钊叔还是来了,室友帮我取了上来。是一包外边用报纸裹得严严实实的、里面用碗盛又用塑料袋套着的热腾腾的水饺!打开的一瞬我甚至要哭出来了,室友也在默默念叨,“大叔人太好了,不停跟我说你得告诉她按时吃药,生病也得吃饭,不吃饭没力气……”之后的几天,钊叔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问我感冒好没好,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没。除了感谢,我真的想不出还能说什么。

钊叔平日隔一阵就会给我打个电话,问我最近学习忙不忙,有什么考试没有。电话里最常说的几句话是,“小孩子一个人在外边不容易,别委屈了自己。”“有什么困难跟叔说。”入冬时节钊叔提醒我“天冷了,得多穿衣服,不能图好看就冻着。”甚至还问我“有没有厚棉被,没有的话我过两天休假回家让你大娘给你做一条。”寒假回家,大年初一我在电话里给钊叔拜年,他很开心,让我“给你爸爸妈妈带好,给家里老人带好。”

(五)

这学期开学第一天,我就去1号窗口找钊叔,想和他问好。可连着好几天他都不在,于是打电话给钊叔,他说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了,得找个轻松点儿的活儿了,以后不在食堂工作了。我听得到他语气里的悲伤。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又叮嘱我说,“虽然离着远照顾不到了,但有困难还要和叔说啊!”

的确,虽然1号窗口不再有钊叔忙碌的身影、爽朗的笑声,可钊叔和他的闺女还一直保持着联系。这学期的几个小长假前夕钊叔都给我打了电话,邀请我领学妹一起去他家玩,要亲自包饺子给我们吃。可由于种种原因每次都没去成。于是也就有了这周末的见面。

钊叔说周日要来这边办点事儿,想来看看我,可我晚上要到中心校区开个例会。见面的时间就被缩短成了十分钟。可即便只是十分钟他也要过来。看见钊叔站在西门外马路对面的一瞬,我恍惚间觉得那就是一个泛化的老父亲形象啊。听我说一会儿要去中心校区,钊叔二话不说让我坐上他的小电动车要送我过去,骑到中心北门时我要下来,可叔非要把我送到楼下。到了之后,钊叔看了眼表,说“没晚没晚,快上去!有困难给叔打电话。”转身离去了。

不知道下次见钊叔会是什么时候,但希望下次见时他会更开心、更年轻。

【作者:于晴        来自:政管学院    责任编辑:雪娇 亭亭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投稿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