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风雨施釉

发布日期:2017-05-08 14:42:52 点击次数:

我骑行在山林中。山风像一串音符,四散分开,分开了就飘,飘起就落下;接着就向我前行的方向奔去;还未追赶上他急促如鼓点般的步伐,他又折返回来;继而绕过我的身体,跑向后方;我早已捉摸不透他的秉性,于是便享受着他带来的欢愉;绕过山口,他又不安分的跳到我面前,掀起一阵暗黄的尘土,迷住了我的眼。我明白他是想让我停下,且待片刻。

远方的雷声已经逼近,山石草木为他伴唱——大山从根部向上咆哮,随时会化身成盘古,劈开这混沌的青色世界;滚石飞沙将塞外的苍凉席卷而来,裹挟着马嘶狼啸;飓风削过山岗,伏草都低头诵着梵音;树林子互相摩擦着枝条,细碎的声响渐快,再渐快,直到你听不到明显的间隔。

我还靠在车边,侧卧而观,却不想骤雨忽然砸了下来。树林子不再作响,渐渐低下头看着自己开裂的脚;伏草却又都立了起来,欢喜无忧地洗着沾满尘土的碧色身子,趁机再抻抻自己;碎石子儿也不知怎的停在原地,直到雨水把他送到新家,或许是一道河,也可能是一户人家;大山也被这暴风雨驯得服服帖帖,不敢露出自己的一点儿野心。

风雨丝毫没有退缩,我也不能退缩,不妨在风雨的眷顾下徐徐踏步而行。出乎意料的是,每走一步,便能看见,碧色在加深,森森然如隧道般。我怀疑这风雨里带着染剂,有如工笔画般巧迷精细地着着色。越往前走,越发沉入其中不知归路。

约莫在这“无我之境,无他之境”走了一场小憩的功夫,眼眶便被明晃晃的光掰开。向远看去,林隙间塞满了急欲喷薄而出的光亮。我知道她想见到我,我也走向她。这场相逢,有如蜃景般可望不可及——毕竟,风雨把我灌得酩酊大醉,误入山林,难以回返。我也不再奢求看到她的全貌,只要能从枝叶间看到她的颦蹙便已心安。

我还在走着。

有别于屈原行走在汉北的愁思沸郁,我行走在山间,有的是不能言说的窃喜。寰宇之中,没有踽踽之忧,也没有孤孑之感。仅有一根只能思想的苇草,飘在山中,你若问我想些什么,我会粲然地说:风雨。

风雨替我绘出山林之美,风雨替我咏叹出心灵之美,风雨替我雕琢出自然之美。

我能回想到,一块汉白玉立在那里,风雨先给它沁上淡淡的“鹦哥绿”,觉得太过淡雅,又将它抹去,再涂上明媚的“鹅黄”。还没来得及思忖片刻,便幻化为“佛头青”,倏尔又换上“天水碧”的披风。最后,风和雨对视而笑,临走前给她撒上“明黄”的细碎流苏。

这番蘸釉,荡釉,浇釉,刷釉,轮釉,喷釉一气呵成,待我还想再看看风雨的高超技艺,他们已然躲进我的心里,悄然不语。

【作者:冯嘉伟        来自:软件学院    责任编辑:黄敏 曳孜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