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在阿德莱德寻找未来

发布日期:2011-09-22 17:12:22 点击次数:

  志愿感言:当天使一样的孩子抱着我的腿问“下个礼拜你还来吗”,才发现,是志愿让我享受着这样美好的生活。
  当飞机开始降落的瞬间,我看到窗外清澈的阳光,和舒展在阳光下的这个单纯的小城。我明白,自己和这个城市和在这个城市里生活的人们不解的缘分从此开始。
城市篇:我的阿德莱德
  阳光灿烂,碧海蓝天。
  却不仅仅是阿德莱德的风景。
  最美,是迎面而来的微笑。
  几年之前,当家乡的球队和来自阿德莱德的那支球队相遇在亚洲足球俱乐部冠军联赛,只是纳闷,什么样的城市会有这样拗口的名字?却对这个以后和我相伴相依的地方,没有丝毫的概念。
  几个月之前,走出小城的海关,迎面而来是老迈克(Mike)的拥抱,和孔院的郭老师像看自己女儿一样的微笑,瞬间明白,这是多熟悉的异乡。
  我是个幸运的孩子,不论去哪里,一直都有真心对自己好的朋友的照料。启程之前的一个月,来自阿德莱德的中文老师和校长们到山东大学来参观,接待他们这个幸运的机会就给了我,一起游玩一起体验中国文化的经历让我成了他们的朋友。在阿德莱德的日子,他们给了我太多的照顾。来接我们的老迈克(Mike)就是其中一位“老顽童”,他真心退居二线辅助议员妻子的故事,让我在国内的时候就体验了典型的澳洲男女平等。
   所以,当工作中需要和他们合作的时候,从来不曾把他们当作上级或者校长,他们只是我的朋友。天主教教育协会的陆杰鲁(Ludgero)在国内的时候跟我学中文,在澳洲他成了我的英文老师,但是更多时候,和他女儿差不多年纪的我,却是和他无玩笑不开的朋友。阿德莱德是一个充满了友情的城市。
可是怎么来形容这座城市本身呢?
  这是一座画在图纸上的城市,市区小得可爱,可以数清楚每条街道的名字。布满了大片大片一层平房的郊区均匀地分布在四方,之后,有一片海,和一群小山,一起把小城抱起来。没有超高的建筑,所以你能从清澈的天空,看到云彩倒映在山上的影子。没有太亮的夜灯,所以我第一次,在夜里抬头仰望,见到了书本中的银河。但是依然很神奇,在城区从来都不会感到亮得闪眼睛的小城,从山上望过去,却是钻石一样的璀璨。
  也许,就是这样不做作的气质,符合了人最原始的简单本性,所以不觉得陌生;当然也许,在整齐规划的城市中从来不会迷路的经历,让我在这里感到安全;或者也许,是围着海的那片小小的空白沙滩?尽管,海的对面,并不是家。
  仅仅是这样的“也许”?
  “Good morning!”“How are you today?”“How’s going?”
  走在路上,伴随暖暖的微笑,听到这样的声音,就明白,不仅仅只是这样的“也许”。我们就这样接受着澳洲人的馈赠,每天清晨,迎面而来的微笑和问候,也因此,有更好的心情。只是,每天都有那么些歉意,因为含蓄的我们,并不适应这样的友好,找不到说“你好”的突破口,于是,当能够自然的迎着对面的目光,开心地问出口“How are you?”的时候,才明白,我们真正开始融入这个地方。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人们的闲适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澳大利亚人太幸运,在这一片富庶的与世隔绝的从来没有过战争的大陆上,近乎无忧无虑,所以澳大利亚人懒懒的,不需要争取更多的东西,也因此而纯净、朴实。人与人之间的友好和信任是发自内心。在超市购物,经常见到自助结账机,没有人监视,当然你藏起一样东西也不会有人知道,但是被信任的感觉真好;那天上公交车,把手里刚剥好的桔子递给司机,那位会用汉语打招呼的师傅开心的收下,留了一半,剩下的递给我,并不介意我剥桔子的手是不是干净,被信任的感觉真好;坐在托伦斯河边,野生的鸭子和各种鸟类会积聚到身边,不会惧怕人类会去驱赶,那只“嚣张”的黑天鹅还会用自己的脚蹼踩到我的鞋上,被信任的感觉真好。
  阿德莱德,最美,是迎面而来的微笑。
工作篇:我们就是要去需要帮助的地方
  阿德莱德大学孔子学院和其他多数孔子学院很不一样的是,孔院自己并不开设中文课程。因为阿德莱德大学在孔子学院成立之前已经开设中文课很多年,作为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底下的中文教学系,教学体系很成熟。我们的主要工作,是支援大学老师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为当地中小学的中文教学工作提供帮助。
  澳大利亚是一个移民国家,为了保持多元文化社会的特征,1987年的《语言问题国家政策》明确表述,希望所有澳大利亚学生除英语外至少学习一门其他语言,并最好贯穿于义务教育全过程。所以每个中小学都会根据学生情况的不同,开设汉语、法语、日语等语言课程。
  为了更好的推广汉语,孔院今年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在当地中小学开设孔子课堂。孔院办公室主任歌林(Glen)派我们两个志愿者去一所距离阿德莱德市区很远的公立高中帮助汉语老师工作,以便以后在那里建立孔子课堂。澳大利亚的中学教育系统分为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私立学校一般又分为教会学校和普通私立学校。私立学校因为学费高昂,资金比较充足,教学质量相对较高,教会学校更是因为有教会资金和管理系统的支援,从而成为名校的代名词,比如在阿德莱德的圣阿尔弗莱德王子学校和圣彼得学院,甚至会有维多利亚州的学生慕名前来求学。一般到私立学校读书的孩子的家庭状况都比较好,至少家长是重视教育的。而相对来说,公立学校因为按照学区招生,并且几乎只是依靠政府拨款,资金有限,所以教学质量和管理水平参差不齐,既有像阿德莱德高中这样的好学校,还有一些学校却因为秩序混乱而出名,在整个地区名声不好,我们去的那所学校就是后者的代表。当我们体验过三次那所学校的汉语课堂之后,发现,这所学校的实际状况和我们听说的丝毫不差,四十五分钟的课程,老师用四十分钟来维持秩序,在国内消失了很久的教棍又重新出现在了这所学校的教导主任的手里。
  我不禁产生了疑惑,在这样的学校建立我们的第一个孔子课堂,对孔子学院的名声是不是有影响呢?我们为什么不能选择好一点的学校呢?因为据我所知,当地很多好学校都有在中国的姊妹学校,如果我们的孔子课堂能开到这样的学校里面,是不是对孔子学院更好,而且实际工作上遇到的障碍不是也会更少了吗?
  这些疑问让我每周在那所高中做支援的时候,真的不能踏实工作了。直到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把自己的疑问抛给了歌林(Glen)。也许是等着我问这个问题很久了,歌林并不觉得意外。“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到需要帮助的地方去帮助老师,像圣阿尔弗莱德王子学校这样的学校,汉语教学已经成为体系,不论是师资还是教学资源,他们都能自己负担。但是像你们去的那所高中,那里的老师需要我们的帮助,那里的学生也需要更有趣更新鲜的教学资源。记住,我们要到最需要帮助的地方去。”
  是的,我是志愿者,我们要去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
学生篇:学习汉语的传奇
  前传:因为在孔子学院工作的关系,认识了很多汉语说得很好的澳洲学生,在我眼中,他们学习汉语的经历都很有意思,为了准备这一篇文章,我采访了其中三个最好的朋友,只是希望他们的精彩故事能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半球的人们学习汉语的传奇。
  吉明(Jimmy
  “要是得到这份实习工作,你准备在中国待多久呢?”
  “永远。”
  当“香蕉人”(指深受西方文化影响,内心的价值观已经和西方世界没有差异的中国人,他们像香蕉一样,外表是黄色的,内心已经被“白化”)的定义已经广为人知的时候,“鸡蛋人”的故事也逐渐流传开来,就是指对中国文化极其感兴趣,十分了解中国,中文说得像母语一样的白人,外表是白色,内心是中国人的黄色。
  于是我以为,吉明(Jimmy)就是这样的“鸡蛋人”。
  但是当我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到中国去生活的时候,却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在我眼里,他的经历,就是一个传奇,而不仅仅是他说汉语的时候连我都跟不上的语速。
  礼拜一的早晨,吉明(Jimmy)坐在我身边,不停打着哈欠,看着因为通宵在酒吧打工而疲惫的他的脸,我突然觉得自己把他叫出来好残忍。
  吉明(Jimmy)是阿德莱德大学的学生,同时也是孔子学院的志愿者,所以第一次见面是在工作中,当他给来孔子学院参观的中学生介绍自己是大三的学生的时候,我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意外的——这家伙怎么看也比我老嘛,怎么可能只读大三呢?后来才知道,他在高中毕业之后工作了五年,直到发现从事的工作不能再有新的突破,也失去了对那个行业的兴趣,于是决定辞职回学校读书。
  在来澳大利亚之前已经知道,由于这里工人和白领收入差距不大,所以很多学生在高中毕业之后不想继续读书,就去读技校,然后做一份体力工作,等到厌倦了工作,便重新申请去大学读书。原以为,吉明(Jimmy)也是这样一个比较随性的人,但是我又错了。
  “因为当时我哥哥还在大学里读书,家里负担不起两个人的学费,所以我选择独立。”
  ——么听起来像是催人泪下的中国希望工程的故事呢?
  当然,不同的是,澳大利亚政府的政策是,一旦年轻人选择自己赚生活费,当他申请学校的时候,就能够得到政府的奖学金资助。
  “为什么要学中文呢?”我又在等着想要的答案,比如对中国文化的极度热爱啊等等。当然,他永远不会给我。“总想学一门外语,我还会一点法语和斯洛文尼亚语。中国经济发展快,学中文对我以后找工作有帮助,而且,中国是一个有很多层面的有意思的国家。”他憋了很久,说,“为什么每个中国人都会问我这个问题?”
  这也就是现实,其实澳大利亚人学中文的理由往往都很简单,有人像吉明(Jimmy)一样,为了找工作这样比较实际的理由。也有人是为了想找一个中国女朋友,还有更简单的,只是因为中学里必须选一门外语,而中文语法很简单。还曾经接触过一对已经退休的老夫妇,他们学中文的原因,只是因为孙子在学,想和孩子分享共同学习的乐趣。
  但是无论动机是什么,吉明(Jimmy)的中文水平就是,如果他躲在门后讲话,你已经不能把他和一个纯正的中国人区别开来。这几乎完全得益于他在中国一年多的经历。
  于是我又有了下一个问题:“中国大学教汉语的方法是不是很好?”不出意外,吉明(Jimmy)又一次给了我否定的答案:“我去的那个大学的汉语课简直就是一文不值。”吉明(Jimmy)当时通过阿德莱德大学一位老师的帮助,去了中国北方一所很小的学院,但是吉明(Jimmy)并不认为这个学校教会了他中文,倒是因为所在的城市很小,几乎没有外国人,他和唯一的另一个留学生不得不强迫自己去学中文。
  “学中文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虽然知道这个问题很蠢,但是为了写文章的需要,我还是厚着脸皮问了出来。然而,一向习惯了开玩笑的吉明(Jimmy)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学语言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儿,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途径。在去中国之前,吉明(Jimmy)只学过一年汉语,而且在澳大利亚的英语环境中,一年之内掌握的汉语是十分有限的,“我当时的水平也就是磕磕巴巴的介绍自己的名字而已”。在中国的时候,因为所在的学校并没有很好的教学系统,所以很多时候,他只是在自己学汉语。强迫自己听收音机,强迫自己在广播节目中去抓熟悉的单词是他最初的学习方式。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们听BBC学英语的方式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当有了一些单词量的时候,也开始有了更多的朋友,吉明(Jimmy)开始迈出那所学校,也开始迈出那个小城,他开始每两周往北京跑一趟,开始到各处去旅游,去体验更丰富的中国,去结识更多彩的朋友。“你去过多少个中国的城市?”“哇,数不过来啊,三十个得有了吧。”
  采访到这里,我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事情,几乎认识的每一个到过中国的学生都比我去过的国内城市多,我是不是太缺少发觉自己祖国的美的精神呢?
  吉明(Jimmy)通常会选择火车作为出行工具,因为总会在火车上遇到有意思的人,神奇的是,他还参加过其中一个朋友在内蒙古举行的婚礼,而那个朋友几乎不会说英语。“这说明我的汉语已经到了一个水平了。”
  那是一个北方的偏僻的小村子,“我需要从所在的城市坐火车到呼和浩特,然后转火车到包头,再从包头转火车到乌拉特前旗,他的家人在那里接我,又开了很长时间的汽车,才到了目的地。”房子都是黄土夯筑的,新娘子是用板车被接来的,和五六个大男人挤在一个炕上,厕所永远在室外,这些对吉明(Jimmy)来说都是那么新鲜。同时,他的西方面孔在当地老百姓面前更是有趣,吉明(Jimmy)对那几天最大的记忆就是,他永远处于一种半醉半醒的状态,同时也明白了,被视为贵宾的代价就是不停的被劝酒。“有没有一种被当作动物园的动物参观的感觉?”“显然是啊,可是我很享受,他们都是很好很有意思的人。”

【作者:李潇娇        来自:国际教育学院    责任编辑:佳奇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