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我在泰国的日子

发布日期:2011-09-22 17:09:59 点击次数:

\
初到泰国——倍受“折腾”的一夜
  当我第一次踏上泰国这片土地的时候,身体最直接的感觉就是闷热潮湿,呼吸困难。我们是凌晨到的曼谷苏皖纳普国际机场,当我们一出机场的大门,就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闷湿的感觉扑面而来,前任志愿者杨飞队长来接机,他告诉我们“你们还是很幸运的,现在正处于泰国的雨季,机场附近刚刚才下了一场雨,已经凉快多了”。OMG,我们哀呼一片。我们这群刚刚从干燥的中国北方初来乍到的旱鸭子们,该怎么适应这“水水”的天气呢?
   出了机场的大门,就有大巴来接我们去酒店住宿了,当时我们一起上大巴的还有湖北的同志们。在这里我要谢谢山大队和湖北队那几个稀有的男生,大半夜的,又是那么热天,把我们所有人的行李搬到车上,真是辛苦几位了。车上,杨飞队长给我们讲解了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并且把提前帮我们购买的电话卡和国际长途卡分发给大家,这真是忙乱中的一颗定心丸啊,有了电话卡,就可以与家人朋友联系,顿时产生了一种安全感。一张小小的电话卡,给了我能够独立生活的信心,因为我知道,我不会是孤单的,我有家人和朋友可以倾诉一切开心的不开心的事儿。
  凌晨一点,到了贵都酒店门口(以后汉办每逢有活动,都会在这里举行),我们就要办到任手续了,要准备一大堆的表格,虽然是之前已准备好的了,但是随身的东西太杂太多,需办理手续的志愿者同志又很“茂盛”,这个手续一办就是一个多小时。直到两点多才到房间,但是由于正处于兴奋中,又有很多琐事要处理,到了凌晨三点多才躺下,准备迎接早上六点半的泰国早餐和八点的志愿者动员大会。
志愿者动员大会——最深刻的离别
  16号早上,我们所有的志愿者都身着正装,带着期待、严肃、激动的复杂心情,参加了汉语教师志愿者动员大会。大会上我们认真聆听泰国教育部要员以及志愿者代表的讲话,更加清楚地地会上我们认真聆听泰国教育部要员以及志愿者代表的讲话,更加清楚的认识到汉语教育在泰国的普遍性和重要性以及作为汉语教师志愿者的沉重而艰巨的责任。
  大会最动人心弦的莫过于志愿者和服务学校负责老师的见面环节。看着自己的同学、朋友一个一个地有了“着落”,一个一个地被“领走”,向来反应迟钝的我才刚刚意识到,我就要与我亲爱的朋友们分开了,大家各奔东西,以后就很难见面了。从那天开始大家都要在各自的服务学校,不管是苦也好,乐也罢,都要自己去适应,去承受。当时的感觉就是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敢释放。这个时候,一滴眼泪就像导火索一样,会引起洪水爆发的。
来到新学校
  负责接我的老师是佛统皇家大学的一位年轻的美女老师,有点冷艳。上午11点,这位老师来得是风风火火,走得是急急匆匆,我只有15分钟收拾行李的时间。
  从曼谷到佛统开车最快要一个小时,不算远。到了学校,第一个地方当然是我的新家———宿舍。这是一个有点旧的三层白色小楼,旧虽旧,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很安慰的,因为听说以前很多志愿者都是住小木屋的,虽然很有情调,但是很受小动物的欢迎。我的房间在一楼,103。自己住一间并且有独立的卫生间,住了N年的宿舍,总算是有一次自己住一间的了,高兴呀!一楼大都是汉语老师房间,算上我一共六个中国的汉语老师,相信以后不会寂寞了,更不会因为不会泰语而苦恼,因为这里的老师大都是“老泰国”了,而且很照顾新人。这么好的地理人文环境,我正在高兴得飘飘然的时候,美女老师告诉我:“You have class tomorrow, and you have about an hour to take a rest, 2 clock you must go to the office to visit Mrs Pornthip and take your schedule .”哇~~~时间还真是紧啊。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一个中国老师带我去了国际学生处的办公室,拿到了课表一看,一种庆幸的泡泡冒了出来。周四,也就是明天我是没有课的,周五才有,一整天的课。还好还好,有一天缓冲的时间。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老师要自己选教材,我对学生的水平一无所知,该怎么选?看到办公室的教材数量不多又很杂,真是不知如何下手。最终在另一个中国老师的帮助下,我选了几本教材,打算上课的时候问问学生的意见,确定两本。本来我是有三门专业课的,中级汉语2,初级汉语3,还有秘书汉语。但是秘书汉语是周四上,我初来乍到,对学生的水平一无所知,而且办公室根本没有相近的教材,我也没有学过秘书汉语,由于这些原因,那个带我到办公室的刘老师主动跟我换课,把一门相对熟悉的“交际汉语”换给我,他把我的难题“秘书汉语”接下来,真是感谢啊,这样我的负担就小多了。
我的第一堂课
  周五早上,8点25分我准时到了教室,但是教室的门还没有开,有学生已经去拿钥匙了。我坐在教室外面的长椅上,看着一群小女生,她们正在上下打量我,还一边用泰语议论,我听不懂泰语,但是她们说的什么还是能够猜出来的。我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她们打量我,最终有一个学生鼓起勇气用泰式英语问我:“您是学生还是老师?”我告诉她我是老师。她又问:“是汉语老师吗?”我说是。她一阵兴奋,大声跟朋友说(我大概听的是这个意思):“我猜对了,她是新老师”。我无语了,原来这几个孩子在拿我打赌呢。有这样的学生,以后上课不会无聊了。
  上课的时候我问学生学过汉语吗?有的说学过一点点。因为当时我没有课本,我又不知道他们的一点点是多大的一点点,我只能用英语问他们:“你们想学什么呢”?有一个我看上去略显别扭的学生(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人妖)说“什么都可以,老师教什么我们学什么”。好吧,教什么学什么,这就好办了。我先教了他们用汉语问好“你好”,以及在不同的时间段怎么用汉语问候,他们学得很认真,还认真地做笔记。领读的时候,这群孩子还真是卖力啊,那声音真的可以用震耳欲聋来形容了。我问他们这么大声音累不累,他们回答“不累”,我问:“为什么?”学生说:“因为老师很可爱”。我的神啊,来到泰国,我与“可爱”这两个字成了亲戚了。不过我借此机会教了他们“可爱”这个汉语词,以后他们看到什么都说“可爱”,直到后来我教了“漂亮”, “可爱”才没有因为用得过于频繁而累死。
  课间的时候,有个学生告诉我,现在班里还有很多人没学过拼音,他们想学。我才明白那个“一点点”只是有几个人学了一点点拼音,还有绝大多数的人是零。所以课间休息后我又开始教拼音,因为他们是英语专业的,所以学起来不是很吃力,教着也很顺利,交流也方便一些。最后快下课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我还没有给他们取汉语名字,我问他们想不想要一个汉语名字,他们都很想要的,但是要老师给他们,还要好听的、可爱的、漂亮的、简单的汉语名字。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这群小祖宗的要求还真多呢。第一次给学生取名字,四十多个人,以我那有点浆糊的脑袋有点想不过来,可是又不能上网搜(不能上网,可怜的我),我就只能把最近看过的小说的主人公的名字搬了上去,最后还差几个,就把《红楼梦》里的那几块玉“黛玉”“宝玉”“妙玉”给请出来了。很久以后有位在学校学泰语的中国学生问我“你是不是经常看《红楼梦》啊?”我很奇怪,为什么她会这么问。原来他跟这个班的学生一起上英文课,大家都问她他们的中文名字是什么意思,才看到居然有红楼梦的那几位。
  中午下课我去国际处办公室签到,潘婷告诉我,刚才学生来了,说我教的很好,还很可爱。潘婷老师很高兴,可是我却很担心。上午的课很简单,但是下午的课是汉语专业大三的《中级汉语2》,我该怎么着手呢?
  中午12点,我按时来到教室。大三的学生不多,只有22个人。其中有一个在我刚刚到学校的时候见过面了,汉语很好,所以我以为这个班的汉语都很好,但是以后的事实证明我错了。到了教室,他们见到我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小声的聊着天。第一天上课,没课本,首先我让他们从我给他们的预备课本里面选出一本,这个过程很简单,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具体内容怎么样,就选了一本拼音最多的(真是一群“懒”孩子)。
  第一节课,我本来是要他们作自我介绍的,但是课前那个汉语很好的学生说“老师,你千万不要让我们作自我介绍,会吐的。每个老师都要我们作自我介绍,每年做好几次,会烦死的。”学生还真是捡着软柿子捏啊,不过我也很体会他们的感受,毕竟以前学过几年英语,每年都要做几次的自我介绍,自己都想吐。算了,放过他们吧!第一节课,不做自我介绍,好吧,不做就不做。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过去吧,于是我翻翻课本,看到里面有些词,这些词每个字他们都认识,但是组到一起就不一定了。这几个词就是“过时”“过气”“过期”,我问他们这几个词的意思,有的说不知道,有的果然就是从词的一方面来解释的。比如,“过气”,气是生气的气,所以他们的解释就是“生过气了”,“过时”就是“过时间了”,至于“过期”,我没问,估计也对不到哪儿去。后来我又教了几个词“谦虚”“骄傲”“吹牛”“礼轻情意重”等等,这些课本上出现的词。
  课间的时候,那个汉语很好的小邱同学(这个人以后会变成我的好朋友,他不要我写他全名,我只好尊重本人的意见了,连张照片都不让贴,小气)跟我说了整整二十分钟的话,都是在说泰国哪里好玩啊,哪里不好玩,直到我提醒他要上课了,他才把嘴闭上。后来有一次我从他的作文里面才知道,当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知道我是北方人还是很激动的,因为他很想练好普通话。
学校生活
  我第一个学期有五个班,第二个学期有六个班,本来觉得学校都差不多,学生数量差别不会太大,有一次跟同学聊天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几乎算是学生最多的志愿者之一。
  在学校的日子很简单,上课,备课,上课,备课。看似无聊,其实内容很丰富。每天面对不同的学生,不同的性格,出现不同的状况,有不同的心情。出国前老师跟我们说过“一样的科目,不一样的班就有不一样的学生,你的心情是会不同的,教授的内容也会有所差异”。以前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当自己做了老师之后,才真实的体会到,我的老师说得很对。同样的科目,不同的班,不同的学生,心情不同,内容不同。
  有的班很顽皮,不爱学习,你等他们半个小时,连早饭都吃完了,他们还没来,这个时候估计你心情也不会太好吧。好不容易,学生们姗姗来迟,嘴巴就没停过,聊天,吃东西,打电话,还老是一群一群地去卫生间,大家的新陈代谢都是一样的快啊。我很纳闷,我的课就无聊到那种地步吗?后来我憋不住了,问了其他的中国老师还有一个英国老师,他们说这种情况在泰国很普遍,就算是泰国老师上课,也有很多学生那么做的。受了这么多年的中式教育,我在心理上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既然不想学,那来学校做什么?有一次一个学生告诉我“来学校是来玩的,因为家里没有朋友玩,学校里朋友多”。这成了他们来学校的目的。
  当然有的班学生很好学,虽然很好动,很吵,但是态度是不一样的。他们会有很多问题,虽然这些学生不会中文,也不会英文,但是总是想办法让你明白他想说什么,想知道什么。他们会跟你交流,互动,聊天。当他们情绪不积极的时候你也能够把他们学习的兴致调动起来,因为你知道他们对什么感兴趣,比如说馋嘴的爱学习“吃的东西”,追星的喜欢聊明星,喜欢旅游的就要知道换钱和中国的物价,还有好玩的地方,怎么玩,喜欢八卦的学生就想知道老师遇到什么事儿了,有没有男朋友。当他们不想学课本的时候就把话题岔开,讲讲他们感兴趣的东西,等他们心情好了,再学课本。当然当你“闲聊”的时候,要是能把那天学生要学习的东西顺便带进去就更好了,学生不知不觉中就学到了新东西,而这时候学到的东西是不容易遗忘的,也是学生喜欢复习的东西。每当上节课你教了一些学生感兴趣的又实用的东西,下节课学生就能给你说出来,真会说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
  有一次,我的手机丢了,我就用汉语告诉学生“老师很倒霉,手机丢了”,然后稍微解释了一下意思,就开始新课了。下周上课的时候,就有学生对我说“老师,我很倒霉”,我吓了一跳,怎么学的这么快?接着那个学生又用英汉混合说“我的车fall”,我明白了,原来是她的车倒了,真是学以致用啊,当时我高兴地不得了。马上又有学生用中文对我说“老师,我很倒霉”,我疑问地看着她,她紧接着告诉我“middle term test,mark 不好,我不喜欢”。我无语了,原来是在向我抱怨期中考试我给的分数太低了。不过用得还是恰当的。

【作者:高丹        来自:国际教育学院    责任编辑:夏清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投稿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