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但行耕耘,自得快乐

发布日期:2011-09-22 17:09:02 点击次数:

有一种生活,没有经历过就不知其中的艰辛;
有一种艰辛,没有体会过就不知其中的快乐;
有一种快乐,没有拥有过就不知其中的纯粹。
——题记
  一
  临行前的日子总是紧张而又忙碌的。恍恍惚惚间,飞机已带我们驶过黄海,来到了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韩国,目的地是大田忠南大学孔子学院。初来乍到,学院的老师和先到达的志愿者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不同的饮食、不同的生活习惯,还没等我平静好心情,就迎来了将要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上课我并不陌生,毕竟以前在基层高中工作了很长时间,但是面对忠南大学孔子课堂的暑期课,最开始的感受只有两个字——艰辛。每周19节课,教的是校长班和《长城汉  语》step3、4的集中班,课时不算太多,但备课的强度非常大。《长城汉语》step3、4一共二十课,每课有三篇课文,要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全部学完,基本上每天要学习一课。由于《长城汉语》课本内没有列出任何的语言点,一切只能靠自己反复的归纳、总结、摸索;学生属于初级水平,并多是成人,语言上很难沟通,无形中加大了上课和交流的难度。为了配合教学进度并达到更好的教学效果,我每天备课的时间基本都在六个小时以上,备课到凌晨一两点更是家常便饭。我每次上课都精心准备PPT,还就练习册中缺少的语言点设计了大量练习,有时为了详细讲解一个词或语言点,不仅要花费大量时间制作道具,还要四处请教一些语言点的韩语释义,为课堂上可能会遇到的突发情况做充分准备。当然,回报是丰硕的,我不仅从未在课堂上爆过冷,而且学生学汉语的兴趣和汉语水平也在短时间内得到了飞速地提升。
  二
  孔子学院里开设的大多是早课和晚课,学生的主体是成人,他们虽然工作很忙,每天只有利用上班之前和下班之后的休息时间来学习汉语,但他们的学习热情却很高涨。
  班里有个小女孩学习特别认真,她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远,要转两次公交车才能到达学校,每次在路上的时间都要花费40多分钟,但是她每天却总能第一个到达教室。八月的时候,韩国进入雨季,有一天,离上课还有一个小时就开始下暴雨,快上课的时候,道路上已经形成了一条条“奔腾的河流”,我想今天她可能会请假吧,可是打开教室门却看到她已经坐在座位上读课文了,光着脚,鞋和袜子晾在窗台上,身上也湿淋淋的,头发、衣服都在往下滴水,身下已经形成了一片不小的水洼。一问才知道,原来外面风大的打不住伞,她完全是淋着走过来的。而当我问她如此用功的原因,她只是羞涩的笑着说:“学汉语很有意思,老师很好,周围的同学也很好。”
  校长班的学生大部分都已经退休,学习汉语是他们的一个爱好,虽然因为年纪大的原因,他们的汉语水平进步缓慢,发音也不准确,但是他们的求知欲比年轻人更旺盛,也更有耐心。在课堂上,他们会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练习发音,也会认真地记录笔记。校长班的课堂是中国文化交流最多的地方,他们去过中国的很多地方,对中国文化也很好奇,于是我尽量的把更多的中国文化带入课堂。我给他们讲中国茶文化的历史渊源、种类分布、文化内涵,请他们品尝我从国内带来的滇红茶;教他们学唱中国歌曲,为他们准备歌词的韩语翻译和五线谱;给他们讲中国的传统节日,教他们抱拳、拱手的正确手势。他们最感兴趣的是中国的地大物博和泱泱之风,于是每次上课我都带汉办发下来的中国大地图,在地图上,我们一起查找各省的省会、历史古城、旅游景点,每堂课都在如此的欢笑声中度过。
  三
  还记得我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生活很混乱:出门坐车坐反站,语言不通无法交流,三餐不定时,工作到深夜,常常属于生活极不规律,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我曾四个月搬家四次,从大田的西部搬到东部,不停的适应新环境、新室友、新学生、新课本。
  在大田东亚工业高中教学却给了我一次全新的体验。
  由于原东亚高中的志愿者卸任回国,我被通知借调到那里工作四个月。消息来得很突然,我只有两天的时间打包行李,做准备工作,然而去了之后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那儿。
  东亚高中和忠南大学的气质完全不同。如果忠南大学是活泼的、外向的,东亚高中就是宁静的,内秀的。学校依山而建,教学楼的背后就是学校的后山,我到的时候正是10月的秋季,山上的树木被渲染上翠绿、金黄、炫红的颜色,一层一层,非常美丽,并随着山的高度过渡成浓或淡的色彩。我的住处背靠山脚,有一条窄窄的车道,银杏落叶铺成一条金黄的地毯在车道上延伸开来,一直通往住处的红色小楼群。这些小楼自成一体,只有十二家住户,大都是学校的老师,平时的生活忙碌又安静,远离了外面的喧嚣,下课之后房门一关,时间就静谧得仿佛停止了流动。
  在东亚高中,时间过得极为规律,我又恢复了日常的作息生活,平时每天上三节课,寒假的两个月每天上四节课。学生变成了高中的大孩子们,他们对考级有极大的热情,一个班级内的学生汉语水平四级、五级、六级不等。他们下课时最喜欢问这问那,处于精力旺盛的年龄,对什么都感兴趣。每天甚至会不厌其烦地告诉我他们吃了什么样的早餐,在家里帮妈妈做什么样的家务,韩国又新出了什么样的游戏,最近又看了什么样的书籍等等。在交谈中我发现他们对中国的了解非常多,甚至有一个学生已经看完了温家宝总理的个人传记,还一遍一遍地向我诉说他的感动。广州亚运会的开幕式几乎班上的所有学生第一时间都看了,第二天上课时兴致十足地围着我问来问去,于是我为他们讲了广州亚运会及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蕴含的文化元素,结果学生们都非常喜欢。
  来到东亚高中的另外一个意外惊喜是结识了一些友好又有趣的韩国朋友,申姐姐是其中最关心和帮助我们的人。基本上,如果有时间,姐姐就会主动地来到我和朋友的住处,陪我们聊天或在天气好的时候带我们出去玩。用她的话说就是,孤身一人在国外太寂寞,大家能认识并相处是极大的缘分。姐姐在哈尔滨留过学,汉语说得非常好,很多时候她会带一位朋友一起来,有时候是漂亮可爱的小妹妹,有时候是年轻但猜不出实际年龄的大姐姐,有时是年老慈祥的阿姨。她们大都学过一点儿汉语,也对中国很感兴趣,通常我请她们喝从中国带来的茶叶,她们则经常带来一些韩国的传统点心、零食。我们给她们讲中国的文化、风俗,她们告诉我们在韩国生活的小窍门。有时兴致来了大家也会一起下厨露两手,我和同学教她们包水饺、她们教我们做紫菜包饭。
  四
  春节到了,作为第一个不在家人身边过的新年,我却没有感到孤独。虽然在异国他乡,但传统习俗不能丢,在学院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决定聚集在一起过一个热热闹闹的新年。
  除夕晚上,大家各显身手,置办出一大桌的年夜饭,还包了水饺,然后一边吃一边看中央台的春晚直播,喜庆热闹的声音冲淡了我们的孤单。初一大家又一起包了一顿素馅水饺,希望来年素净平安。虽然没有家人在身边,但不乏亲情萦绕在周围;虽然缺少了鞭炮声,但欢声笑语一直没有间断过,这个远在异国他乡的春节,我们过得同样精彩。
  即将回国的日子里,我每天都会在那条漂亮的小路上踱步。清晨或傍晚,路边昏黄的路灯,枯黄又萌发绿意的大树,都见证了我的悲悲喜喜、汗水和欢笑。如今,窗外的树都抽出了嫩绿的枝条,盘在楼外墙上的藤蔓又往上伸长了一些,我也从最初的彷徨、不安、艰辛中逐渐成长;我经历了一个极度艰难而又极度自然的过程,当日子在汗水和欢笑中一天天流逝,生活却一天天丰富了起来,心情也一天天明媚了起来。对于怎么做好汉语教师志愿者这个以前一直苦苦思索的问题,我想我已寻到了答案,那就是——努力生活,愉悦工作,辛勤耕耘,自得乐果。

【作者:郭慧晶        来自:国际教育学院    责任编辑:雪莲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