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韩国生活琐忆

发布日期:2011-10-03 15:24:46 点击次数:

  时间如流水一样淌过,仔细算来,我已经远离亲人和朋友独赴异国近一年的时间了。在韩国这一年里,我为了学业和汉语教师志愿者的职责而努力,回想起来,感慨中充满了欣悦。
  初到韩国,踏上异国陌生的土地,接触到异国陌生的环境,充斥在耳畔的是陌生语言,让我觉得既新鲜又担心。出门购物,玲琅满目的商品晃得眼晕,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需要的。出门坐车,来来往往的车辆穿梭不停,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在孔子学院上课,各种身份的学生纷至沓来。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和语气才是合适的。满怀期待又满是不安,我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课­——可爱的校长班课堂。一进教室,班里整整齐齐坐了八个爷爷,八个爷爷都在用微笑跟我示意。我的天啊,他们全是中学退休的校长,年龄都在六十岁以上,他们为什么要学习汉语啊?我满是疑问开始上课。这些校长们因为年龄的缘故,虽然已经学过一年的汉语,但是能说的汉语还是很有限。我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学生们按照我给出的模版分别介绍。他们非常积极,每个人都想尽可能的表现自己,我的紧张感也随之没有了。接下来进入正式的上课环节,先领读生词。学生们的声音很大,读得很慢,摆出一副不把每一个音发标准就绝不罢休的姿态。
  领读过后,我开始叫学生单独朗读,为其正音。“李校长,请您读一遍”,配上简单的韩语翻译和手势,李校长开始读。李校长读一个词,会停一下,为了鼓励学生的积极性,我会根据学生读的程度分别用“嗯,好,很好,非常好”等加以评价。这下可好了,上了两三次课后,学生已经完全明白了老师的课堂指令。一天上课我叫学生单独读生词,“边校长”,我说。“yes”,伴随拖长提高的“s”,边校长回答然后开始读,边校长每读一个词,其他学生就会学着我的样子“嗯,好,很好,非常好”等等加以评价,真是一群有意思的老人。他们特别喜欢说汉语,说不清楚就比划,比划不清楚就加韩语,实在不行就直接冲到讲台上写汉字。看着他们学汉语的热情,我深深地为自己身为汉语老师而自豪!
   除了校长班,大学生的课堂也很有意思。大学生普遍比较害羞,没有年长的人那么喜欢说话。他们总是安静地听,像温顺的小猫,遇到不明白的问题,总是非常害羞地说“老师我有问题”。女孩子回答问题时声音都比较小,男孩子相对女孩子略好一点。韩国的学生都喜欢漂亮,上课会偷偷地照下镜子,看看自己的形象好不好。对恋爱的问题他们很感兴趣,对老师的感情更是感兴趣,常常下课后追问个不停。跟他们在一起上课,我常想起自己上大学时那些有趣的事:上课坐直了闭着眼睛偷偷睡觉,非常困时低着头假装看书睡觉,和邻桌偷偷说两句悄悄话,当时的我,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老师根本不会察觉。现在当我站上了讲台,我才发现学生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学生时代的这些小把戏,看来是学生成长阶段的必修课,无论国别与否,都会出现。
  我也曾给教授班上过课,同样趣味不断。第一次给教授班上课,心里真的很紧张。他们已经教书育人很多年,给他们上课,就像行家看戏,举手投足都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带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我开始教授班的第一节课,结果紧张之下竟然提笔忘字,倒是这些学生们汉语功底好,帮我解了围。他们会心的微笑,言语的鼓励,让我轻松了些许。但是,正在我些许轻松的时候,一个学生提了一个刁钻的问题:“中国人为什么称呼妻子的爸爸妈妈为岳父、岳母? 中国有五岳,泰山为五岳之首,地位很高。而在中国古代,妇女的地位都很低,为什么要用岳呢”?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抓耳挠腮之际我只得诚实地说“不好意思,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回去查了资料以后再告诉你们。”第一节课虽遇到如此多的尴尬,但是后来的课却上的越来越顺利。教授们懂的很多,对人生的感悟更多,和他们一起上课,我也在不断地学习中不断得到完善,逐渐提高了自己的教学水平,在此,我感谢他们对我无私的帮助。
  一年的韩教学使我获益良多,在教学、生活以及为人处事上获得了质的提升。我想,这段异国任教的经历,将会在我的一生中留下深刻的印记。有了它的支撑,无论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失望、伤心过后,我都会迎难而上,坚定地走下去!

【作者:祝婕        来自:国际教育学院    责任编辑:李夏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投稿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