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奶奶的牵挂

发布日期:2019-08-25 09:39:02 点击次数:

又是一届返校日,奶奶照例将我送到门口。从大一开始算,这是我第九次离家远行。经历了九次的所谓离别,我的脚步已从最初的踟蹰犹豫变为如今的习以为常。但奶奶仍没有变,总是在假期进入尾声后掐着日子一天天数,愈数愈少,愈数愈觉舍不得。只是舍不得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着我将行李漫不经心地塞进箱子,再仿佛满不在乎地离去。于我而言,不过是再次迎接一个忙碌的半年;于她而言,或许是另一个寂寞的半年。我感受到了她的寂寞,但除了回头笑一笑叫她快进屋不用送,也没有其它的话。

在外远游,通讯虽然发达,与家里的联系却无可避免地变得十分微妙。也有想家的时候,但或是出于一种难以言喻的羞涩和不善言辞的口拙,我很少往家里打电话,只是隔几天微信中冒个泡,说几句或报平安或是问候的无关紧要的话。奶奶也从不给我打电话,说你平时忙,不想打搅你,我们又没什么重要的事,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直到去年深秋的一天,我忽然看到父亲发的一张他和爷爷的合照,照片的背景里有吊瓶和白床单。我忙打电话去问,才得知爷爷已经住院一周,情况才好转,而奶奶嘱咐他们对我“封锁”了消息,理由是告诉她也没用,不要影响她学习。那晚我久违地与奶奶在电话中聊了半个小时,聊天的内容却仍是琐碎的。或许是他们一辈子太过刚强,又或许我们都过分敏感了。我们用着云淡风轻的语气说着仿佛无关紧要的事,她在装作他们一切都好,我则假装完全相信她所说的。后来她先挂了电话,结尾还是惯常的那句:“照顾好你自己,不用记挂我们。”

奶奶其实是很怕寂寞的。还记得暑假刚回家的那晚,奶奶拉着我一个劲儿地聊,平日习惯早睡的她,一口气聊到十二点仍然神采奕奕。只是我一离开家,她就“不寂寞”了,总是叫我“不要记挂”。不愿让人“记挂”,便索性报喜不报忧;即使寂寞,也绝不“打搅你”。我们在这份深沉而微妙的情感面前都过于含蓄了,谁都明白,但谁也不说破。

我已经走出去五六步,身后仍没有响起关门声。片刻后,奶奶又问道:“把家里零食都带上好不好?”这是她今天第四次说这句话。老人家记着以前的苦日子,总觉得我外出求学会像他们那时一样饥寒交迫。我只好停下来潇洒地挥挥手:“太重,不带了,学校里什么都有。”再迈步,她还站在那里,就是不回屋。

广州下了一夜雨,刚刚放晴,四周全是氤氲的水汽,却神奇地露出了一线蓝天。

我伸出手,想带走一片故乡的云。

【供稿单位:政管学院    作者:康乐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燕隆姿 谢婷婷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