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山大日记:湖北省博物馆参观者 杜新婷

发布日期:2018-08-15 09:00:25 点击次数:

我一直觉得博物馆是了解一座城市最好的窗口,所以便把湖北省博物馆排在了来武汉的第一个行程上。

开往湖北省博物馆的402路公交车,风格十分彪悍,让我想起了中学时候在泰山坐的巴士,无处落脚的我握着两边的杆,随着左拐右拐的车左摇右摆做柔韧性练习,两下相比,好在今天起码有地方站。手里端着的饮料杯借着离心力在溢出杯盖的边缘试探,我一边在车厢里晃来晃去一边希望司机早日回到文明社会。

经过了近一个小时的考验,终于到了湖北省博物馆站。抬眼一看,太阳雨下的博物馆和武汉这个拥有200万大学生的“躁动不安”的城市有些格格不入,就像山顶的一块巨石,既显眼又沉稳。进入省博不需要门票,虽说方便了我这个没拿身份证的人,但是心里为了没能收集到一张有特色的门票而遗憾。

我赶了个早,人尚且不多。第一个展厅是曾侯乙墓,曾侯是官职,乙是墓主人的名字。曾侯乙墓最为著名的就是那一套编钟,也是湖北省博镇馆藏品之一,它的出土证明了曾国的存在。跟在屏幕上看到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站在它面前时才觉得它的巨大,编钟承载的历史的厚度席卷而来。我喜欢音乐,但没有系统地学过,在我浅薄的知识里,提到乐器,西方乐器占了全部,对国乐的了解除了二胡古筝琵琶其余的说不上什么来。提到乐理,我知道宫商角徵羽,除此之外我一直认为中国古代的音乐多是祭祀、礼乐,是被一个阶层垄断的艺术,是没有乐理知识的。我看着时间,正好赶上了博物馆的编钟演奏,在乐手敲响它的一霎时,在它颤巍巍发出第一个音符的时候,我觉得这就是来自国乐的撼动。中国有悠久的有别于西方的音乐体系,但我们知之甚少。

第二件值得说得就是越王勾践剑了,湖北省博的镇馆宝物之二。越王勾践剑前围了两圈慕名而来的游客,而在它正面不足5米的地方,同样显眼的位置,同样规格的展柜,吴王夫差矛自己一根矛头孤零零的立在那,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像舞台生涯开场中卓别林扮演的卡维罗一样无人问津。此景或是令人唏嘘,但也说明了每件文物都是一个时代一种文化的印记。工艺之精美,技术之先进等固然重要,但真正使其流芳百世而经久不衰的却是文物背后的精神与灵魂。

适逢晌午,参观者越来越多,一号展厅入口处因为限流排起了长队。期间听见人们交谈,多是看了国家宝藏特地来打卡。在综艺节目百花齐放各个别出心裁的今天,这类题材的节目越多越好。

【供稿单位:政管学院    作者:杜新婷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傅诗文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