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心灵驿站 > 正文

世界以痛吻我,我报世界以何?

发布日期:2018-05-12 12:27:18 点击次数:

“面对着这充满预兆和星星的夜,我第一次敞开心胸,欣然接受世界温柔的冷漠。我感到我与这份冷漠如此相似,亲如手足。我觉得我过去是幸福的,现在也是幸福的,将来也将如是。”

——题记

许久不提笔,昨天写作业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材料的“搬运工”,我的头脑愈发匮乏,这使我终日郁郁寡欢。自告别了楼老师和那片校园之后,好像自己再没有去尝试写点什么,每天在惶惶中度过,不是在捡拾别人观点里的只言片语,就是在大脑的空虚里徘徊。现实世界里有太多的事非干不可,它们几乎侵占了我的整个头脑,使我自己的意识变得越来越狭窄,直至我渐渐地变得跟其他人一样功利而又轻浮。所幸,我的头脑在这一刻渴望倾泻,因为渴望,所以我还试图孜孜不倦,聊以自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好像成了一个“局外人”,这种感觉就好像在一场热闹的派对上,其他人笑着,你跟着附和,但你的头脑清醒地告诉你:“起身离开吧,去到属于你的地方。”所以当我合上加缪所著的《局外人》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地觉得这个故事中的人就是我——我就是那个“局外人”。我理解文章中每一个细小的情愫,包括那些在常人眼中似乎是没法理解的行为和思想。在我看来,默尔索先生把母亲送到养老院的行为并不奇怪,因为他是一个冷漠的孤立的人,任何外界的情感都无法将他束缚,亲情也毫无例外。但这种冷漠来源于克制和压抑,“毫无疑问,我是很爱妈妈的”。

对于爱情,他同样也是一个冷漠且克制的人,“然后她说她是爱我的,而我对于她的想法却不可能感同身受”。因为他已经摒弃掉了自己的情感表达,强迫自己去适应这个荒谬的世界,不与其他人苟同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于是只能通过这种特立独行的方式来表达对这个世界的抗衡。“生活是改变不了的,况且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都有它好的一面,我对在这里的生活也没有任何不满。”

但也不难看出默尔索是一个渴望认同的人,在那样一个时代,每一颗孤独的灵魂都渴望找到自己的知己,因此在辩护律师因为他的不配合愤然离去之后,“我很想叫住他,说明自己希望得到他的同情,不是希望他能更卖力地为我辩护,而是希望他能自然而然、真正发自内心地怜悯我”。他是渴望被理解的,在自己的世界里待久了,偶尔也希望可以打开窗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许有幸还可以看到稀薄的曙光照进屋子里来,使这座阴暗的房子也因此有一丝生机。

我也十分理解他是一个极易受到外界环境影响的人,这个外界环境多指温度或者天气环境,这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在阳光的“指使”下,他选择了枪击那个阿拉伯人,其实他的心里没有怨恨。在审判长的办公室,“房间里越来越热。跟平时一样,当我想摆脱某个我不愿意同他说话的人时,就会做出认同的样子。”这不是默尔索的错,但也没办法说是太阳惹的祸。人们总是在人和自然之间找寻某种平衡,当人间不再充满幻想时,人们就会转而对自然环境做出某种崇拜,这是一种情感的嫁接。默尔索如此冷漠的人,爱情和亲情都无法使他动容,唯有大自然,才是他的圣旨。

开庭那天,默尔索感觉到庭审现场怪异的气氛,后来恍然大悟:“我明白我刚才为什么会有奇怪的感觉了。在这里我是个多余的人,仿佛一个擅自闯进来的入侵者。”可是他明明是被告,是这场庭审的主角,但是他却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在那个庭审上,不容被告争辩,他像是一个观众看着自己被处以死刑,当死亡迫在眉睫的时候,“他再一次被一种不可逆转的进程抓住了”。他真正意识到自己即将离开这个荒谬的世界,带着他不屈的灵魂。

最后的死刑也许就是默尔索的解脱,他将带着他的冷漠和这个冷漠的世界挥手告别。临行前的送别有多热闹喧哗就越显得生前有多孤独,倘若死亡是重生,那重生之后的生活也许将不再孤独。当世界以痛吻我,我将报之以何?是回之以沉默还是馈之以歌,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

【作者:陈欢        来自:政管学院    责任编辑:孟楚 榭亭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手机版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