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山大人物 > 正文

[毕业生]王蒙达:收获,我的大学四年

发布日期:2016年07月13日 08:17 点击次数:

\

   “王蒙达,江湖人称MD,来自山大的两座山——兴隆山和千佛山的能动学院。在山大度过了难忘的四年,如今离开,极为难舍。在这最后一个月,他誓要弥补遗憾——逛吃逛吃!吃遍济南大街小巷!”初次与王蒙达联系,他作了上面的自我介绍,欢脱的画风让人有些出乎意料。见到本人,又是另一种感觉——斯文的黑框眼镜、简单白T恤,白白净净小男生一个。一番交谈下来发现,他外表萌萌哒,实则,非常干练。

能动,能“动”

  大学四年,王蒙达作为主要负责人完成了公交车免伤人装置、暖瓶水回收利用装置、新型双浮体波浪能捕获发电装置三个科研项目,多次获得科创类奖项。科研与他已是不可分割,王蒙达自己也是乐在其中。
  他的第一个科研项目开始于大一暑假。这个项目非常 “接地气”,叫做公交车免伤人装置,灵感源于他和朋友出游坐公交车时注意到的公交气动车门存在的安全隐患。有了想法后,两人略一合计就行动了起来,王蒙达承担了项目主要负责人的职责。当时的他还是一个科研新手,团队里也大多是和他情况类似的朋友,虽说有几位学长学姐作“顾问”,但王蒙达身上的担子还是不轻。当被问到作为主要负责人是什么感觉时,王蒙达很郑重地说:“压力确实挺大,负责人需要随时顶上去,以保证项目顺利进行。”
  不过,也是这个项目让王蒙达真正了解了科研,了解了如何让自己的构想一步步成型,如何从生活中汲取灵感。这让他快速成长了起来,也直接影响到他以后几次的科研经历。
  如今的王蒙达,已经拿下了清华大学直博的名额。他争取这个名额的初衷,是“好好做科研”。不过最初,别说科研,就连进入能动学院都是一个意外,这个意外的名字叫“调剂”。
  四年前,王蒙达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其实是有些失望的,当时年少的他心心念念的全是金融专业。不过一年后,他却分外感激这个意外,因为他发现自己“想为国家经济发展做点事”的高大上的愿望,在能动学院同样能够实现,毕竟,“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础,科技创新是现在和未来实体经济发展的核心支柱”。想通了这一点,王蒙达几乎是在一瞬间爱上了能动,爱上了科研。

清华实验室,不可不说的故事

  经过三年的努力,王蒙达为自己书写了一份近乎完美的简历:优异的学习成绩、三次科研经历、一个实用新型专利,多次科研获奖……这份简历也让他成功进入清华大学。2016年2月,王蒙达前往清华大学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学习。这期间,清华实验室成为了他的新天地。

\
清华实验室,不可不说的故事

  王蒙达对清华实验室的初印象是“懵”。相比他之前做科研时接触的实验仪器,清华的仪器价格是他“卖身都赔不起的”,但是要想完成自己的实验,动手“改造”实验仪器又是必不可少的环节。正因如此,王蒙达在真正开始做实验之前,啃完了厚厚的全英文说明书,不断“缠着”熟悉仪器的学长学姐请教。
  刚开始,一切都是正常的。但是,某一天,当实验室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变故突生。“本来前几次测试都是没有问题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实验数据突然有了很大的变化,我检查了仪器,没能找到问题出在哪儿。”无奈之下,他只好冒险选择关机重启。幸好,重启后仪器恢复了正常。回忆当时的经历,王蒙达稍稍有些后怕,“幸好重启后仪器没问题了,不然我的实验就白做了。”但他接着话风一转,说:“师兄跟我说,如果你的实验仪器不出bug,那你的实验肯定有问题,出了bug,你排除了,实验结果才可能是正确的。”

\
王蒙达和清华的师兄师姐

  问:“除了做实验,你在清华其他时间都在做什么?”
  答:“看文献,逛淘宝,买零件。”
  王蒙达解释说,做实验的时候,要针对自己的实验目的对仪器进行相应的改造,所以需要大量零件,这也直接导致,他在清华那段日子每天都要收许多个包裹。
  在清华的日子,王蒙达过得忙碌又开心。清华的科研氛围让他充满了动力,生活也时不时给他一点小惊喜。期间,课题组要搬新的实验室,导师让他负责通风管道的设计和安装。接到这个任务后,王蒙达便“厚着脸皮”去其他装着通风管道的实验室串门儿,一来二去,他还真理出了头绪。定好公司、谈好价格、画好图纸,开始施工,王蒙达坐在一旁一边监工,一边逛淘宝买零件。回想那次的经历,王蒙达笑得不能自已:“我以后真的可以在清华旁边开一家五金店,就卖实验仪器上要用的零件,完全无压力。”

日常,动静结合才是我

  王蒙达的爱玩儿、会玩儿,在朋友圈里是大家的共识。做实验做得枯燥了,找朋友聊个天儿、约个饭,心情瞬间阴转晴;难关攻克不了,扔到一边,跟朋友出去玩儿,散心回来再战;闲来无事,更要约上几个朋友聚一聚。这就是王蒙达的日常。
  朋友是王蒙达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他一脸骄傲地跟记者介绍:“我的舍友都可厉害了!两个去了西安交大,一个去了天津大学,一个浙大直博,一个留在了山大,还有一个拿到了三个国外TOP20大学的offer,最后去了佐治亚理工学院。”

\
提起舍友,王蒙达总是一脸骄傲

  除了和朋友相处,王蒙达还不断努力作一些其他尝试,玩轮滑、学吉他、骑车、学摄影……这些丰富的活动也让他的生活多彩了起来。
  大学里,除了学习、科研,让王蒙达感触最深的莫过于大一暑假的支教经历了。他们的支教地点是杭州一个小山村,环境艰苦自不必说,但同行的人没有一个喊苦喊累的。王蒙达在支教团里的身份是教导主任。据他讲,自己主要负责整天黑着脸去“镇场子”,那些“猴孩子们”一见到他就会立刻安静下来。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时间不长,却足以让同行队员成了一家人。一年以后,他们又集体自费回到当初支教的地方,去看望那些让他们印象深刻的孩子们。
  日常生活中的王蒙达,欢乐、跳脱,但是一旦开始学习、开始做科研,就会“静得可怕”。一旦谈及科研的事情,哪怕是他讲述自己曾经遇到的难关,幽默的语气中也总是会增添一些郑重。他说:“老师和师兄们反复告诫我,做学术一定要严谨,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万一你说出去了,但是拿不出相关证据,必然会影响整个课题组的学术名誉。”

毕业,大学四年我不后悔

  2016年6月23日,王蒙达和其他毕业生一样,接过了自己的毕业证书,正式成为山大校友队伍中的一员。
  毕业典礼上,王蒙达觉得“心都要融化了”。无论是精心制作的毕业小视频,还是各院院长的讲话,都让他十分感动。领取毕业证书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趁机跟张荣校长自拍,王蒙达很遗憾自己没能做到,因为“旁边的人速度太快了”。
  直到走下主席台,仔细打量着手中的证书,王蒙达才真切地觉得,大学四年“就这么结束了”。第一次做实验的紧张、第一次在睡觉前找到解题灵感的狂喜、第一次看全英论文的崩溃、第一次拿奖的欢呼……无数个第一次,仿佛还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今天却要跟山大说“再见”了。那一刻的不舍、伤感,和着当天济南的阴雨绵绵,成为他心中永远难以抹去的记忆。
  未来,是一个很美好的词汇。谈到未来,王蒙达满满的都是憧憬。“首先希望我在清华读博的时候能够在学术上更优秀,然后想让生活更多彩一些,我也想要多接触一些社会上的事情,多看多听,不想做一个只会做学术的人。”后来他又补充,自己要加强健身,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大大的笑容,“因为,实验室的仪器太沉了。”
  王蒙达说:“大学四年,我最大的收获是,在认清了自我、达到了目标的同时,收获了大学应该有的一切。”

  相关链接:
  
[毕业生]林暄雯:幸运的“非典型学霸”
  [毕业生]康原淅:积聚勇气,筑梦未来
  [毕业生]滕培胜:乐于现状亦梦想未来
  [毕业生]李宛珊:青春太赶,只能努力
  [毕业生]包铭磊:我的大学,很幸运
  [毕业生]郝江聪: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毕业生]綦郑潇:拥抱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毕业生]穆青:孜孜不倦,好学乐道
  [毕业生]王宁:“宁博士”的三个选择


【作者:文/杨璇 图/晏竞一 资料            来自:宣传部 新闻中心    责任编辑:亭亭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投稿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