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新闻网
山大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视点首页 > 山大人物 > 正文

长夜何如?犹抱有弦琴

发布日期:2013年11月20日 09:56 点击次数:

\

  日前,在新加坡举行的“2013新加坡国际管弦乐大赛”上,山东大学青年教师、大提琴演奏家王硕凭借其自身的精湛技艺,经过激烈角逐,在全球多个国家的众多选手中脱颖而出,以优异成绩获得了职业组金奖。借此机缘,记者有幸采访了王硕老师,与她进行了深入的交谈。
  与王老师相约在深秋的清晨。踏着林荫间的晨光,她缓步走来,黑色风衣,玫红色长围巾,柔顺服帖的过耳短发,人很清瘦,眼神纯净温和。记者见到王老师时,很是出乎意料,没想到她这样年轻。1985年出生的她,是山东省首位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的大提琴硕士。而初见便令人难忘的,是她的笑容。一双眼睛弯成美好的新月,那笑容如此暖煦,就如阳光一样,又像是德沃夏克笔下静静流淌的欢愉协奏,轻易消弭了初见时的陌生拘谨之感。之后与她的交流,亦如清泉回溯内心。

一把提琴 漫长时光

  在四岁那年幼儿园的汇报演出上,小王硕偶然听到了小朋友用大提琴拉的《两只老虎》,幼小心灵瞬间被深深击中。从那时起,王硕老师便开始了她与大提琴的难忘情缘。大提琴是最接近人声音域的乐器,音色浑厚丰满、低回动人,却也是最难学的弦乐器。且不论对音乐的理解、对情感的把握,四岁的小王硕首先要克服的是稚嫩小手在钢丝琴弦上来回摩擦的皮肉之苦,学会忍受用颤抖的小手运弓揉弦、每天五六个小时重复枯燥的训练。记者注意到,王硕老师有一双人人羡慕的白净修长的手,而指尖,却覆着厚厚一层老茧。
  练琴的孩子没有童年。王硕小学就考过了大提琴10级,初二时便立定心意走音乐专业的道路,并为此专程去北京拜名师学习。从初二到高三,五年的时间里,她每个星期都要去北京上一次课。那时没有动车,更没有高铁,王硕只能周五晚上坐一夜的火车去北京,之后早早去到琴房,只为一个小时的课程。为了不耽误周日在家继续练琴,周六上完课后她马上坐中午的火车返回济南。这样一段在常人看来极为辛苦的经历,现在回忆起来,王硕老师记得的却是等待老师点评时忐忑又激动的心情、获得表扬时的欣喜,甚至跟列车上乘务员的熟络,却唯独没有提及旁人所以为的艰难与想要放弃的动摇。
  学生时代王硕的成绩可以说是非常优秀。 2004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国顶尖的音乐学府——中央音乐学院,师从中国大提琴协会主席、著名大提琴教育家俞明青教授。 2004年、2005年连续两年获得中央音乐学院颁发的“优秀学生奖学金”,2008年以全校第一名的总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研究生部,并在2010年以优异的成绩提前一年硕士毕业。可以想见,与这样的经历相伴相随的是长时间的苦练、日复一日的辛劳。在那样一段因重复而略显漫长的青春记忆里,让王硕老师最为难忘的却是呵气叹白烟的寒冬,她与同伴们坚持守在剧院门口,终于讨得一张退场观众的门票,能有机会听下半场音乐会,他们狂喜不已;还有因为把他们领进剧院的“黄牛”被抓,她与同伴们被要求配合调查做笔录,听音乐听进警察局的传奇故事。
  王硕老师说,回忆那些求学时光,因为热爱而没有丝毫负累感,“反而只觉得一转眼就过去了”。或许她一颗心在追求梦想的时候不会为痛苦所压倒,因为在追寻过程的每一刻,都与青春和永恒同在。

几段旋律 声声入心

  无论何人,关于音乐的记忆似乎都是暖色调的,与王硕老师的交谈也因为音乐而充满暖意。天南海北间聊到村上春树的一句话。他说,人的一生之中,“总有那么一段旋律只为自己而弹”。于王硕老师而言,巴赫《G大调第一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的前奏曲,就是这样一段令其情有独钟的旋律。小王硕中学时期前往北京拜师,正是凭借这首音乐,敲开了老师的心门,亦成就了人生的转折。从那时开始,她就养成了不时演奏巴赫作品的习惯,音乐中旺盛的活力,每每都能让心情低落时的她生出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勇气与豪情。巴赫的谱面或许并不困难,但他音乐中理性与感性的结合、丰富的人生哲理总能引起王硕老师的深思。她说:“巴赫之于音乐人,就像旧约之于基督教。我完全理解为什么肖邦每次开音乐会之前总会弹奏巴赫,他的音乐让我即使身处浮躁社会也可以远离喧嚣,获得内心的平静和安宁。 ”
  在谈及偏爱的音乐家时,王硕老师的答案让人颇感意外。这样一位外表温暖开朗的女性最欣赏的却是苏联杰出音乐家、“20世纪交响乐大师”肖斯塔科维奇。王硕老师聊起他时显得兴奋异常,“老肖的人生实在是个传奇,就算被当局封杀他依然勇敢地追求自由,丝毫不受强权与政治的控制。你去听他的音乐,里面充满了英雄情怀和悲剧性,史诗般地记叙当时重大的历史事件,这才是一个音乐家承担的使命,用音乐承载民族记忆的重量。 ”
  不同于很多音乐人的性格外放,王硕老师给人的感觉更多是沉静内敛,这点从她应记者之邀为同学们推荐的严肃音乐CD中便可看出一二。“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听听勃拉姆斯,他的音乐多数都非常深沉内敛,线条很长,于是便有内在的张力贯穿全曲,平静表面下的澎湃激荡,非常动人。 ”她特别推荐勃拉姆斯的两首大提琴奏鸣曲,尤其是罗斯特洛波维奇与塞尔金的版本,“他们两人的技艺都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在我看来,这个版本朴质的演奏也最贴近勃拉姆斯的精神。古典、稳重、内敛、大气,钢琴与大提琴间的抗衡与对比可以说是气象万千、直击心灵。 ”
  一个人听什么样的音乐在很大程度上都反映了他的经历、心境以及对生命的感受。王硕老师打趣说:“多亏我从小就拉大提琴,它的音色低沉忧郁,时间长了我也深受影响,没那么容易被外界干扰。 ”现今国内的大提琴家本已稀缺,遑论纯然坚定又充满想法的女大提琴家。王硕老师演奏时丰富细腻的情感表达、音乐所传达的深度与张力当然有赖于她自小的苦练,更离不开她因为音乐而日益开阔坚定的心境,因为坚持梦想所收获的情怀与力量。

未知旅途 风雨兼程

  王硕老师也喜欢看电影。聊到根据她的同行、女大提琴家杜普雷生平改编的电影《她比烟花寂寞》时,王硕老师有着很强的共鸣。片中杜普雷拉琴是在用生命和血液倾诉,而当舞台灯光熄灭,即使内心充满了对大提琴深切的热爱,她仍然觉得孤独。王硕老师向记者坦言:“每次演出结束后,面对大家的肯定和鼓励,除了感动、感激,确实会有知音难觅的孤独感。觉得自己音乐里情感的变化,真正想要表达、探讨的东西并不一定能引起大家的共鸣。”不过她很快释然一笑,“我也知道有很多情绪是自己独有的,没有办法与人分享,所以现在的我正在学习享受这种孤独。 ”
  长久枯燥的练习和知音难觅的孤独,让王硕老师的大提琴之路看起来有着在暗夜行走般的寂寥。即便如此,她也从没想过放弃。“很多人都问我,拉了这么多年琴,就没有练烦了拉不下去的时候?小的时候确实也会闹闹脾气,但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把琴放下。 ”王硕老师数次提到她与大提琴间“深深的羁绊”,“我现在几天不练琴就坐立不安,真跟欠了账似的,没有音乐就无所事事,生活彻底没了重心。 ”音乐似乎确已成为她生命的重要部分,融入骨血,再难分割。
  提及对未来的打算,王硕老师直言:“学习的道路永无止境,我们山东大学也提倡老师再深造。其实不一定非要拿个学位,专家的大师课或者音乐节对我来说也都是很好的机会,我们大提琴更要有开阔视野,与国际接轨。 ”此外,王硕老师也极为关注音乐在校园的传播与发展。“我学大提琴,就觉得自己对大提琴的普及与发展有一份责任。 ”相对于钢琴、小提琴的普及,公众对大提琴确实知之甚少。“甚至经常有人问我大提琴能否独奏,他们觉得似乎大提琴只是乐队中不起眼的一员。不过我相信,对大提琴有所认识了解之后,你很容易就会喜欢上它,而我觉得在同学们中间演出就是很好的推广途径。 ”王硕老师曾多次成功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和室内乐音乐会,获得业内专家一致好评,极受同学们的欢迎。她亦远赴俄罗斯、台湾等地进行演出交流活动,用她高超的技艺、充沛的情感传递大提琴直抵人心的艺术魅力。
  在王硕老师的身后有着山东大学艺术学院的坚定支持。山东大学艺术学院长期坚持在校内外进行高雅音乐的推广,广受好评、反响热烈的音乐季已走过五年,交响乐团、民族乐团、合唱团等艺术团体不断推陈出新,多次前往台湾、俄罗斯等地交流、参赛。学院还与山东省歌舞剧院、前卫文工团等建立长期合作关系,邀请国内外优秀音乐家参与,定期推出各种形式的音乐会,为同学们提供充分的艺术实践机会,积极普及高雅音乐。直观的体验、真实的感受使得同学们对音乐多了一些领悟,音乐真正地丰富了同学们的校园文化生活,给予同学们精神上的陶冶与涤荡。
  王硕老师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她说,音乐是自己所选定的道路,无论是鲜花掌声还是坎坷辛苦,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这条路本身及行走的过程。期待她与她的大提琴在这条路上邂逅更美的风景。


【供稿单位:山东大学报2013年11月13日1914期第0B版    作者:张萌萌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榭亭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发布

新闻排行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和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山大视点微信